精彩小说尽在狂风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全本阅读

>

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全本阅读

久安久安 著

姜岁初 现代言情 陆祉年

现代言情《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男女主角分别是姜岁初陆祉年,作者“久安久安”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从前,她是在大院里发号施令的小公主。一场变故让她没了家,也跟竹马失去了联系。再度重逢,在高中校园的演讲台上她遇见了自己的竹马。但生活的苦楚已然压得她无法喘息,自己也不再是那个有父母疼爱的小公主,不再是竹马记忆中的样子。“同学,不好意思,我们是不是认识?可不是今天的见面,而是以前我们是不是认识?”震惊之余,她没有勇气承认。但她没有想到,竹马已寻她多年,也爱她多年,怎会不记得她,怎会忘记她容颜,只差与她相逢,再也不与她分离。...

来源:ffsjzddi   主角: 姜岁初陆祉年   更新: 2024-01-02 22: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姜岁初陆祉年是现代言情《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中出场的关键人物,“久安久安”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这些年,从众星捧月的小公主到寄人篱下的穷孩子,她在旁人的一次次讥讽、嘲笑中心里早已筑起铜墙铁壁。不会轻易因为别人的冷言恶语而伤心,更不会因为一两句关怀而敞开心扉。可她不是没有吃过糖的小孩,她也曾被幸福围绕,有美满的家庭、友爱的玩伴。当曾经的幸福突然攻击她时,她想推开却没有力气...

第17章

《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中的人物塑造十分出色,每一个角色都令人印象深刻,推动了情节的发展。这本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已经连载至第163 换房间,书友们可以继续追更喽!

书友评论

这真的爆好看 好久没看到那么和我口味的小说了 岁宝特别特别乖

姜岁初 姜明浩真的希望你们以后的人生都是甜的

作者的文笔很好,很喜欢看

章节推荐

第1章 开学

第2章 失眠

第3章 我们,以前认识?

作品阅读

她靠在陆祉年肩头哭到头疼,后面后知后觉有些丢脸,一直低头不敢看他。

回到酒店,她不肯和他上楼,坚持在楼下等他。

陆祉年看着一直拿头顶对着他的某人,无奈的拍了下她的脑袋,嘱咐她不要乱跑,转身上楼去给她拿手机。

酒店门口人来人往,她寻了个偏僻一点的地方等他。脑袋有些浑浑噩噩的,她有些泄气的将脸埋进手心。

今天,她不该这样的。

这些年,从众星捧月的小公主到寄人篱下的穷孩子,她在旁人的一次次讥讽、嘲笑中心里早已筑起铜墙铁壁。不会轻易因为别人的冷言恶语而伤心,更不会因为一两句关怀而敞开心扉。

可她不是没有吃过糖的小孩,她也曾被幸福围绕,有美满的家庭、友爱的玩伴。当曾经的幸福突然攻击她时,她想推开却没有力气。

她也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也渴望现实的温暖。

酒店门口有熟悉的声音传来。

唐蜜小跑追着前面大步流星的姜明浩,“诶,你别走那么快呀,我都跟不上了。

抱怨的语气,但却有撒娇的意味。

姜岁初在树下阴影里,天色较黑,他们没看见她。姜岁初此刻眼睛还有些红肿,也没打算出去和他们打招呼,只是有些疑惑他俩为什么会在一起。

姜明浩手里拎着一份盒饭,听见唐蜜的声音脚步也没有慢下来。

唐蜜借口有东西落酒店了回来取,提前从篝火晚会回来,想着去员工食堂碰碰运气,没想到真让她碰到了。

当时姜明浩一个人坐在餐厅窗边吃着饭,唐蜜悄悄走过去站在他对面,想假装来一场偶遇。

她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你好,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

埋头吃饭的姜明浩闻声抬起头,薄薄的眼皮向上一掀,看了她一眼,又扫了一眼食堂周围数不清的空位。

淡声道“那边有空位。

声音冷淡没有一丝温度,意思很明显,周围都是空位,你随便坐哪都不要坐这。

他今天没有戴帽子,如她所猜想的那样,是极短的寸头。短茬黑黑的贴着头皮,配上他一双冷峻的丹凤眼,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压迫感。

但她可是唐蜜,从小到大万千宠爱,就算要天上的星星也有人要搭梯子给她摘下来。

他如此态度,只会激发她的征服欲。

她像是没听到他的话,径直在他对面坐下,藕白的手臂支在桌上,托着脸颊看着他。

随着她坐下,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面而来。姜明浩停下筷子,懒懒的掀起眼皮看向她。

见他终于从眼前的鱼香肉丝里抬头看自己了,她立马歪头冲他甜甜一笑。

“好巧呀。

姜明浩眉毛轻挑,“巧?

唐蜜见他的样子,似乎不记得自己了,有些委屈的嘟嘴,“你不会不记得我了吧?

听她这么说,姜明浩这才仔细看了眼对面的人,半晌后想起来是姜岁初多管闲事救下的一中同学。

看着她一副你不记得我,你怎么可以不记得我的模样,觉得好笑。

他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嗤笑一声,反问她“我该记得你?

说完他重新拾起筷子,丝毫不在意前面坐着一个美女,大口刨着餐盘里的饭,动作粗犷。

对面的唐蜜被他反问懵了,脸颊鼓鼓的,像只快要炸毛的小猫。还是第一次有男生这样跟她说话,气死了气死了。

但是….他怎么这么帅啊,小麦色的皮肤,硬朗的五官,结实的手臂,让人看了就想戳一戳的肌肉,就连大口吃饭的动作都给人一种血脉喷张的感觉。

算了,她永远臣服于颜值之下。

来自颜狗的妥协。

姜明浩本以为下了她的面子,她会自觉的离开,没想到她却暗暗对着他犯起了花痴。

他吃完最后一口饭,拿起餐盘扫了眼对面目光痴痴的人,抽了抽嘴角起身走人。

这女的眼神还能再明目张胆一点吗,那眼神就差把他扒干净扑倒了。

回过神来,姜明浩已经在窗口重新打包了一份饭,都不管她直接往外走。

她连忙跟上去,“你走怎么不叫我啊?

“我们熟..吗…?姜明浩停下脚步,回头话还没说完,就被追上来没刹住脚步的唐蜜撞了个踉跄。

脑袋撞到他的胸膛上,硬邦邦的,唐蜜捂着额头,眼泪花花的看着他。

“你怎么这么硬啊!

…..

姜明浩原本还想看看撞的严不严重,听她这么一说,抬起的手堪堪放下。

偏这丫头还没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歧义,骄里娇气的又来一句。

“你弄疼我了,你得负责。

看着她狡黠的小表情,姜明浩哼笑一声,“是你自己撞上来的,我还没让你负责呢,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

“那也行,我对你负责。唐蜜像是突然不疼了,掏出手机,眼睛亮亮的看着他,“加个微信?

姜明浩被她转化如此之快弄的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下才明白自己被套路了。

他没接话,也没有加微信,转身就走。唐蜜一直跟到酒店,他也没在和她说一句话。

姜岁初看着唐蜜叽叽喳喳的跟着姜明浩进了酒店大堂,往员工宿舍方向走去。刚好在他们进去不到一分钟,陆祉年拿着手机出现在了酒店门口,显然他也没看到姜岁初,四处张望在找她。

姜岁初刚想过去,他视线就看了过来,然后提步向她走来。这边没什么灯,蚊子比较多,姜岁初也向他走了几步,走到光亮处。

陆祉年“手给我。

“?

疑惑中看见陆祉年手里拿着几张创口贴。陆祉年撕开创口贴,见她没伸手,直接弯腰拉起她受伤的那只手。

刚他虽然给她清洗了伤口,但车上光线暗,看不清伤口深浅。

酒店门口的灯很亮,陆祉年拉起她的手仔细看了下,还好伤口不深。

他将创口贴轻轻贴在伤口处,叮嘱道“这几天尽量不要沾水。

“嗯。姜岁初看着他指尖的动作,那样轻柔小心。

包扎好,姜岁初收回手,低声道谢“谢谢。

陆祉年将剩下几张创口贴放到她手里,笑了下,“不客气。

然后又从兜里掏出手机递给她。

姜岁初接过手机,这好像不是她的手机,她记得那天她的手机屏幕被摔坏了的,但这只手机屏幕确实完好的,而且看得出是新的。她又看了眼手机背面,几处掉漆又告诉她这确实是她的手机。

陆祉年手上拿着自己的手机,手指滑动着什么。

看出她眼底的疑惑,他解释道“那天你手机屏幕被摔坏了,刚好我有个朋友会自己换屏幕就让他帮忙换了。

“手机我充过电了,你试不试看能不能开机。

“哦,谢谢。姜岁初按着开机键,“修手机多少钱,我转你。

陆祉年垂眸看她,“不都说我朋友帮忙修的,不要钱。

姜岁初“就算是朋友帮忙,但这屏总要花钱买的啊。

而且一看这屏幕就不便宜,装在她这破二手机上有点暴殄天物了。

陆祉年原想说不用还,但看见她眼里的坚定想了想,随口报了个价。

“五十!姜岁初显然不信,“你别骗我,这屏幕一看就不止五十。

陆祉年看着她,有些可惜到“怎么就没小时候好骗了呢?

居然真的在骗她。

姜岁初瞪大了眼,说“当然,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

陆祉年看着她傲娇地样子,笑了笑,“是,不是三岁,是十五岁的小孩子。

…………

一分多钟手机终于开机了。

“收款码给我一下,我转你。她边说边点开微信,“不准骗我,到底多少钱?

陆祉年没动作,看着她点进微信扫一扫,报了个她比较能相信的数字,“200。

姜岁初抬头看他,还是有些不信,“真的?

“嗯。陆祉年点点头,他早已想好说辞,“你这手机原屏也就一两百。

确实,她这手机本来就是那种一千多块的杂牌机。

姜岁初觉得合理,没再怀疑。

姜岁初点开扫一扫,又问他要了一遍“收款码。

陆祉年歪头看着她,没动。

姜岁初一以为他是不要,有些恼了,“我是一定要还你的。

陆祉年嗤笑一声,说“我说过不让你还了?

“ 那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

陆祉年一手插兜,一手划开手机翻出一个二维码递到她手机下面,“我记得某人说要加我微信的,还要给我发红包。

姜岁初只看见手机上页面跳了下,好像不是转账页面,但她还没看清手机突然被一只手抽走。

陆祉年拿过她的手机,修长的手指轻点几点后又将手机还给她。

动作一气呵成,姜岁初都来不及反应。

微信页面停留在通讯录。

【L通过了你的好友申请】

他的微信名就是一个大写的L,头像是他的狗,贝贝。

姜岁初切换到聊天界面,这几天有好几条未读消息,最上面的就是陆祉年的。

【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她先转了200块的手机屏的钱过去。

姜岁初“手机屏的钱,你收一下。

陆祉年也没犹豫,很爽快的点了接收。他知道如果不收,她肯定以为自己是在可怜同情她。

见他收了姜岁初心里松了一口气,又问他“红包你要多少?

陆祉年正在看她的微信,挑眉看她“我要多少你都给?

姜岁初听出他话里的玩笑,突然就有点不甘示弱,回嘴到“嗯,然后报警说你敲诈!

说完两人皆是一顿。

意识到自己的态度太过熟稔,姜岁初有些尴尬的别过脸去。

陆祉年看着她绯红的耳尖,心里叹道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着急害羞就红耳朵。

他忍住没去捏她的耳朵,调侃她“你够狠啊,猪猪。

清冽的声音微微上扬,他尾声勾着些温柔的笑意,声线干净。

猪猪。

这个只有他会叫的小名。

姜岁初愣了一下,更加不自在了。手里捏着手机,不看他“我…我要先走了,谢谢你帮我修手机。

说完转身要走,却被陆祉年叫住。

“等等。

她停下脚步,看向他。

陆祉年“你明天什么时候回学校?

明天就是七号了,按理说她应该要返校的。

姜岁初看着他,“有什么事吗?

陆祉年很直接,说“和我们一起吧,我们明天也回市里。

姜岁初想了下,委婉的拒绝,“我明天还要上半天班,不好耽搁你们时间。

陆祉年“没什么好耽搁的。你什么时候能走告诉我一声就好了。

“….真的不用了,我还有事情。就不和你们…..姜岁初说到一半,明显感觉到周遭气压低了下去。

她看见陆祉年嘴角渐渐绷紧,眼眸也一点点暗淡。

他好像生气了。

姜岁初不自觉的抓紧衣摆,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低声解释“我真的是还有别的事情。

明天她还要回趟家带奶奶去看医生,根本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回学校。

陆祉年知道两人现在的关系其实和陌生人没什么两样,毕竟十年没见。那种陌生大过熟悉的感觉让两人之间多了许多尴尬。

于是他也不再强求,点了下头,说“好。那…..回学校见?

姜岁初愣了下,随即弯了弯嘴角,“嗯,学校见。

那晚,山顶的晚风轻轻柔柔的吹起两人的衣角。

回到宿舍,桌上放着一份盒饭。她洗了把脸,拿起盒饭走到对面的男生宿舍,敲了下门。

姜明浩打开门,他刚洗完澡,肩膀上搭着一条毛巾,囫囵擦着头上的水。

见是她,他走出来随手关上宿舍门,挡住里面一群光着膀子的大男人的目光。

姜明浩“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姜岁初“有点事耽搁了一会。

姜明浩点了下头没有多问,然后昂昂下巴示意去那边的花坛上坐着吃。

员工宿舍后面有一个花坛,两人走过去坐在花坛上。

姜岁初拆开盒饭,慢条斯理的开始吃饭。

“姜明浩。她叫他。

“嗯。姜明浩正低头看手机,闻言抬起头看她。

她嘴里塞着米饭,一边腮帮子鼓鼓的,看上去有些可爱。

“我手机找回来了,你算算这几天我欠你多少钱。我转你。

这几天她没有手机,吃饭买水都是姜明浩付的钱。

姜明浩想起刚刚在食堂遇到的那个女孩,想来是他们刚好来这边玩,恰好遇到姜岁初了。

这么巧。

不知怎么的,他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刚才唐蜜撑着脑袋歪着头对他说‘好巧呀’的样子。

姜明浩无声勾了勾嘴角,打开游戏玩“跟我还这么客气?

中午没怎么吃,现在她确实饿了。大口吃着饭,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一码归一码。你不说就算了,反正我每天都有记,到时候你别说我转少了就行。

她也开着玩笑。

姜明浩手里操作这游戏,不甚在意的笑了笑,说“你看着转,多了就当利息。

吃完饭姜岁初就立马把这几天的钱转了过去,姜明浩也和爽快,没去看数字,直接点了接收。

转完钱姜岁初看见列表里面新加的好友,她还没来得及给他改备注,昵称还是大写的L。

姜岁初点进他的头像,看着两人干净的聊天界面躺着两条消息。

——L 【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suisui 【微信转账200】

她点进他的朋友圈,如她所想,他很少发朋友圈,为数不多的几条也都是发的那只金毛——贝贝。

看到贝贝她突然想起自己遇到贝贝那天发的朋友圈。她心下一惊,连忙退出来点进他的头像设置了朋友圈权限。

设置完心里突突的感觉才好一点。

那条朋友圈别人看见了或许以为她只是发着好玩,但是陆祉年肯定知道是什么意思。

她有些不好意思,害怕他看见了觉得她有些矫情。

陆祉年回到酒店房间,裴烁也已经回来了,正躺在他的床上。

看见陆祉年回来了,他翻身在床上滚了一圈,滚到床尾处看着他。

“阿年,你是不是去找岁岁了?

刚他从营地提前走他就猜想他可能是去找姜岁初。

陆祉年没有否认,‘嗯’了一声。

裴烁一听起身盘腿坐在床上,问他,“怎么样,岁岁有没有说什么?

陆祉年坐到沙发上,拿出手机没看他,“说什么?

裴烁有些急了,光着脚跳下床掐腰站在他面前“你去找岁岁难道什么都没有问吗?你就没问问她为什么在这里不在宣城?为什么装着不认识我们?这些你都没问?

陆祉年正在看姜岁初朋友圈,听着裴烁一大堆的为什么有些不耐烦的蹙起眉毛。

他点进姜岁初朋友圈,几乎是一秒钟,之前在唐蜜手机上看到的那条朋友圈一闪而逝,只剩一条分界线了。

…….

他被屏蔽了!!

他被气笑了,轻嗤一声。

裴烁被他这一声笑搞得莫名其妙“….你笑什么?我跟你说话听见没。

陆祉年把手机丢到沙发一边,哼了一声,“有什么好问的,她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可….裴烁还想说什么,想了想好像也只能这样。

陆祉年心里还有些烦躁,看了眼被扔到沙发角落的手机,薄唇紧抿,舌尖低了一下牙齿。

“欸,你去哪?

裴烁见他拿起手机往外走,也起身跟了上去。

陆祉年走到唐蜜房间门口,敲了几下门。

唐蜜正敷面膜,打开门看见站在门口的两人,有些奇怪的撅着嘴,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手捋着脸上的膜布。

“找我有事?唐蜜以为他两找她问姜岁初的事,转身往房间走,“进来说吧。

陆祉年没进去,站在门口,“你手机借我一下。

唐蜜回过头看他,有些疑惑的把手机递过去“干嘛?

陆祉年没有回她,拿过手机很快找到姜岁初的微信,点进她的朋友圈。

他倒要看看她是关了朋友圈,还是只屏蔽了他。

裴烁和唐蜜都很好奇,凑上前就看见陆祉年在看姜岁初的朋友圈。

陆祉年看完右脸的酒窝都凹陷了,他把手机还给唐蜜,说了句谢了就转身离开了。

紧接着‘砰’的一声巨响,酒店门被狠狠的甩上。

唐蜜裴烁两人被吓得同时一怔,面面相觑。

显然,两人都看出来陆祉年心情不好。

唐蜜和裴烁对视一眼,用口型无声问他,怎么回事。

裴烁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对面的门被打开,唐梓穿着酒店睡袍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人。

唐梓“裴烁,你在这干嘛?

裴烁一把抱住唐梓,“唐少,今晚我还是跟你睡。

唐梓嫌弃的推开他,“你不是说今晚要和陆祉年一间房吗?

本来他两这几天都是睡一间房的,今天陆祉年过来了,裴烁想和他商量商量姜岁初的事,于是提出今晚和陆祉年睡。

裴烁抱住他不撒手,“不了不了,陆少心情不好和他一间房我会死的。

会被低气压一点一点凌迟。

唐梓抽了抽嘴角,看向唐蜜。

唐蜜被裴烁逗笑,说“不知道是谁惹陆祉年了,脸黑的要死。他不敢回去睡,你就收留他一晚吧,

说完丢了句‘晚安’关上房门回房睡觉了。

回到房间的陆祉年躺在床上看着姜岁初的微信,手指起起落落好几次也没有打出一个字。

他能怎么办。

又不能直接去问她为什么屏蔽他,那他多没面子。

不知道盯着两人的聊天界面看了多久,直到手举到有些发麻了他才回过神来。

房间里没开灯,黑暗中传来他无奈的一声叹息。

算了。

随她吧。

点进她的头像,点到备注栏,手指轻点几下。

看着改好的昵称,他这才心满意足的退回到聊天界面。

点开对话框,发了一句【晚安】过去。

等了一会,意料之中没有回过来。

他本来也没有奢望她会回他,现在已经一点多了。她白天工作那么久,现在肯定已经睡了。

员工宿舍已经一片寂静,黑暗中只有起起伏伏的熟睡呼吸声。姜岁初侧躺着,身体微微躬起,像只小虾米一样贴着墙壁熟睡。

枕头下被静音的手机收到消息屏幕亮起,很快又熄灭。

—— L 【晚安】

小说《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甜宠救赎:竹马的爱慕心藏不住了全本阅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