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狂风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文章精选阅读引凤台

>

文章精选阅读引凤台

之知 著

古代言情 沈妤 谢停舟

古代言情《引凤台》,讲述主角沈妤谢停舟的爱恨纠葛,作者“之知”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重生 大女主双强 家国天下 权谋】  十七岁前,沈妤是横刀立马的将门嫡女。  十七岁后,她成了江府病骨支离的侍郎妻。  父兄战死,沈家满门忠烈,她背着骂名嫁给了江敛之。  原以为他是她的救命草,没想到却是她的夺命刀。  曾经征战沙场的将门虎女,却被一场阴谋溺死在冰湖中。  重回父兄战死那一年,她踽踽独行,一路走来都是这世道的满目疮痍。  无人报的仇,她来报,无人给的公道,她来给。  天道不公,她便覆了天道,奸佞当道,她便杀了奸臣。  翻旧案,斩奸臣,杀宿仇……  她只管一往无前,每每回头,身后总有一人卓然而立。  谢停舟:“去做你想做的事,莫怕,我陪你覆了这天下。”...

来源:ffsjzddi   主角: 沈妤谢停舟   更新: 2024-01-02 23:3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引凤台》,是网络作家“沈妤谢停舟”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沈妤捏起一个刚准备咬,抬眼看见绿药和红翘一人一边在门口杵着,眼睛跟长在了她身上似的。“你们俩想吃?”绿药和红翘同时摇头。沈妤道:“那还在那里站什么门神?门敞着怪冷的,下去吧。”两人退出去顺便带上了门,屋子里只剩下沈妤和沈嫣...

第10章

引凤台是一部令人无法放下的小说,故事充满了悬念和情感冲突。读者们为其中的沈妤所感动,小说的每一章节都令人期待和惊喜。已经连载至第 309 章 (番外)史书,总字数已达636233字以上。

书友评论

这本书写的真好,让我又哭又笑,情不自禁!最意难平的是李诏年,翩翩佳公子让老婆毒死了!

有些东西从细节就可以看出来偏偏她是个蠢的,就这还大女主

越读下去,真相扑朔迷离,也越感无力,我觉得真的一个腐烂到根的国家,那种无法挽回,和无法改变的感觉,自己作为读者都感到难受,写的很好,精彩,很对胃口。另外,男女主感情方面处理也很好,不能单单称作恋爱,这是爱情,纯的,也很对我胃口。我还没读完,继续了

章节推荐

第 194 章 君心难测

第 195 章 送他离京

第 196 章 离开

第 197 章 生死一战

第 198 章 搏命

作品阅读

沈妤扶墙过去打开门,便见沈嫣站在院门处,身旁的贴身丫鬟手中拎着一个食盒。

“我要见我长姐也不行吗?

红翘道“二小姐见谅,将军吩咐了这几日不管谁来见都不能放人。

沈嫣面色不虞,余光忽然瞧见沈妤打开了门。

“长姐。

沈妤冲她招手,“进来呀。

沈嫣目光在拦人的红翘和绿药面上扫过,想来还是有些忌惮。

“不用管她们,沈妤轻松道“她俩要是再敢拦你,我就让她们一会儿去刷马厩。

没了阻拦,沈嫣笑着走过去扶着沈妤的胳膊坐下,问“长姐的腿好些了吗?

“还能凑合着用。

沈嫣招呼丫鬟把食盒放下,将里面的东西一一拿出来,都是些小巧精致的点心。

“你尝尝。

沈妤捏起一个刚准备咬,抬眼看见绿药和红翘一人一边在门口杵着,眼睛跟长在了她身上似的。

“你们俩想吃?

绿药和红翘同时摇头。

沈妤道“那还在那里站什么门神?门敞着怪冷的,下去吧。

两人退出去顺便带上了门,屋子里只剩下沈妤和沈嫣。

两人虽然是亲姐妹,但是论起感情,倒是和沈昭差了太多。

毕竟不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一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一个刀枪剑戟一样不落,完全没有共同语言,不论是从前还是如今,沈妤和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都聊不上几句。

只能随便找些无聊的话题,“你今日这发饰好看。

沈嫣伸手在鬓角压了压说“这是你送我的。

“啊?是吗?沈妤有点呆。

沈嫣点头,又伸出手,腕上一只翠色的镯子看上去就价值不菲。

“这也是长姐送的,你送我的东西太多,也不能都记得,而我用的也没几样不是你送的,所以记得很清楚。

将军府虽不像那些世家动辄上千仆役,但是面子还是要撑住的。

家里主子虽少,但仆从少说也有上百,沈仲安每次的军功封赏都交由沈夫人保管,不掌中馈不知油盐贵,也只能是维持着表面的繁荣罢了,单靠那点店铺地契的租子,私下里沈嫣一年也置不了几件像样的首饰。

但沈妤不一样,她母亲早逝,陆老太太统共就她这么一个外孙女,疼得跟眼珠子似的,金银首饰绫罗绸缎但凡好东西都往她跟前送。

可她不爱打扮,总觉得那些环佩玎珰影响她练武,稍使几招发饰都能飞出去。

两人硬扯着闲聊了两句沈妤就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一个劲往嘴里塞着点心,“这点心不错,你上哪儿买的?

沈嫣眸光动了动,轻声说“是江大人送上门,让我转送给你的。

沈妤一口点心卡在嗓子眼。

江敛之上辈子在她的饭食中下药她如今仍旧记忆犹新,登时就想把刚才吃进去的全吐出来。

沈妤没了胃口,把手里的半块点心丢在桌上,捻了捻手指上的细屑说“我叮嘱过门房不要收他的任何东西,你以后还是不要替他转递了。

沈嫣拿余光偷暼她一眼,斟酌道“长姐是对他无意吗?

沈妤道“我不喜欢他,所以不需要他再浪费时间。

沈嫣抿唇,“我知道了。

两人再顾无言,见气氛尴尬,沈嫣起身准备离开,行至门口时停住,犹豫了片刻才说“父亲和大哥其实已经离开两日了。

沈妤震惊看去。

沈嫣接着道“父亲叮嘱不要告诉你,你那天被罚跪一个时辰后他们便出发了。

“你为什么告诉我?

“因为我知道长姐想去。

边关战事吃紧,沈仲安父子都是歇不下来的,知子莫若父,沈仲安知道她定然要跟着,于是向来心疼女儿的他破天荒让人跪了两日,就是要把沈妤困在家里。

战事一开,少则数月多则一两年,沈妤到了年纪,到底是个女孩儿,不能把年华耗在边关。

待沈嫣一走,沈妤将两个丫头叫进来。

绿药推门而入,进门就看见桌上放着一个包袱,那是她昨日替沈妤收的。

红翘一看这阵势就不对,怯生生喊了声“小姐。

沈妤抬眼看去,“父亲可有说何时出发?

红翘“……明日。

“几时?

“卯时。

“啪——沈妤一巴掌拍在桌上,“明日卯时是你出发还是我出发?父亲都走了三日了,你将我瞒到现在。

绿药看了眼红翘,腿一软先跪了,跪下后又拽了拽红翘的袖子,两人一同跪在门口。

沈妤看得心烦,“去牵我的马来。

绿药起身想去,又被红翘拽了回去。

红翘抬起头道“将军有话给小姐。

“说!

“我知道,绿药懵懂开口“将军说了,‘那死丫头指定要跟来,若是拦不住就告诉她给我好好待在盛京,这是军令,’小姐,这是将军的原话。

连死丫头这样的字眼都出来了,沈妤还能不知道是原话?

绿药模仿沈仲安的语气把她气笑了。

沈妤冷声“我未入军籍,军令管不住我,爹不在这里我最大,谁去给我牵马我带谁。

红翘“小……

绿药“好叻。

红翘话还没说完,绿药已经一溜烟跑了。

……

寒风簌簌,望楼上正当风,守夜的士兵打着哈欠,仔细地注意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他搓了搓手说“这天可真他娘的冷啊,我看是要下雪了吧。

“应该是,另一个士兵已经疲惫得不行,蹲着半个身子躲风,“你一个人看会儿,仔细点儿,咱俩个换班。

士兵趴伏在望楼的围栏上,目不转睛地盯着营地外,“行,一个时辰,一会儿我,等等那是——

蹲下的士兵一听语气不对,连忙起身,“哪儿呢?

先前那个士兵揉了揉眼再次看去,却没看见任何东西,“兴许是我看错了,有个黑影,我还以为是人呢,闪了一下就没了,人绝对没那么快。

夜晚天暗,能挑出来上望楼的士兵,不论目力还是耳力都是极好的。

士兵给他这一惊,人精神了,也趴在望楼上仔细瞧着。

沈妤趴伏在墙垛后,静等了一炷香的时间,才趁着夜色偷偷摸进营里。

夜里有士兵在营地巡逻,她在营帐旁背风的地方歇了一晚,早晨趁着士兵晨练混了进去。

小说《引凤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文章精选阅读引凤台》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