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狂风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短篇小说竹林打青枣

>

短篇小说竹林打青枣

柴与 著

云凡 奇幻玄幻 成枫

奇幻玄幻《竹林打青枣》,主角分别是云凡成枫,作者“柴与”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跨世纪的长寿命者云凡和她的青梅竹马子宴,从懵懂到相知他们历经波折终认清内心,云凡在一步一步走向强大的路上少不了成枫的陪伴,杀手南竹与子宴又将何去何从呢……回首一生才发现,我们最开心和最珍贵的东西竟是最初的年少模样。...

来源:fqxs   主角: 云凡成枫   更新: 2024-01-03 00: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奇幻玄幻《竹林打青枣》是作者“柴与”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云凡成枫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子宴:我帮你。子宴带她来到了池幽谷,这里风景极美,遍地长满了花草,只是与这风景不相匹配的是一个油嘴滑舌,看起来少稍正经的男子——柳方。这是小师叔,常年居住此地,他那会只对药理感兴趣,特别是制作的人皮面具曾骗过了师父。子宴向南竹解释道...

竹林打青枣第4章 南竹刺杀北理堂主在线免费阅读

北理堂在江湖中作恶多端多时。听说啊,许多江湖人士自发地聚集一起准备对抗北理堂呢。不少稍有钱财的正义之士搜集到北理堂人正在招兵买马、私运矿石的罪证;但多数都被北理堂的杀手杀害。真是丧尽天良!茶棚外的子宴与南竹相互对视,对于棚内几人的谈话南竹曾经为自己也是杀手而感到内疚和自责,同时也恨极了那里。她的眼神冷厉而决绝,她决定要让他付出代价!一旁的子宴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便试探的问道你想除掉他?

南竹坚定的回道是。

子宴那你可有具体的计划?

南竹还没有,不过我要先换个身份。否则还没等我接近他就已经被发现了。

子宴我帮你。

子宴带她来到了池幽谷,这里风景极美,遍地长满了花草,只是与这风景不相匹配的是一个油嘴滑舌,看起来少稍正经的男子——柳方。这是小师叔,常年居住此地,他那会只对药理感兴趣,特别是制作的人皮面具曾骗过了师父。子宴向南竹解释道。

南竹恭敬的拜会晚辈南竹请求先生帮助。

柳方不拘的摆手小姑娘长得这么漂亮当然没问题啦。只不过这面具戴久了可是会毁损皮肤的。你当真愿意?

南竹犹豫片刻回道晚辈愿意。

柳方开始根据南竹的脸型绘制出了模型。只半日便做出了非常逼真的面具。小师叔得意的叫来二人,子宴看着戴上面具的南竹像换了一个人,眼前的人完全是长相清秀温婉的千金小姐。子宴赞叹师叔的手艺,师叔也是毫不谦虚的得瑟起来。

二人拜别了柳方来到了一家赌场,这里的消息最是灵通,三教九流之地便是打听消息的最好去处。他们挑了一桌人最多的赌桌围了上去,女扮男装的南竹没有逃过这些毒火里淬炼出来的眼睛,但他们很识相的没有拆穿,因为来此地的人谁没有个仇家和难言之隐。

听说没有人见过这赌场的主人长什么样子,每次出现都带着半截面具,只知是位身高七尺的男子。南竹环顾四周不经意地说着。

“你听说了吗,两个月之后的中秋大会,公主也要来,不过是微服出行不想惊动百姓。赌客甲说道。

“是嘛,那这中秋大会我也要去看看,说不定就被公主相中成为驸马了呢。赌客乙猥琐的笑道。

“做你的春秋大梦吧,公主怎么会看上你!赌客甲回怼道。

二人听到这消息便已有了主意。子宴分析道公主出巡必定会派人暗中保护,到时候北理堂的人也会奉命保护,到时候我们可以假意挟持公主分散北理堂的火力,否则以我们二人之力是万万挡不住的。南竹点头,随后说道这本就是我自己的事,你不必为我冒险,若情况不对你一定要逃。我已经欠你的太多了……南竹一脸的担忧与歉意。

子宴安慰道这怎么能是你自己的事,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北理堂一日不灭江湖就一日不得安宁。所以,我不会丢下你不管,搭档就是要共进退。 这些话她从未听到过,以前的她像一个杀人机器一样,每日重复着一样的生活不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而这一刻她好像知道了……

夏日的炎日已渐渐褪去,凉爽的秋风吹落了几片树叶,子宴和南竹讨论着行动当日的具体方案,或许是连日来的阴雨让南竹产生了困意,子宴正讲到撤离路线时就发现她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一阵凉风吹来,桌上的微动的纸张呼应着轻轻飘动的发丝,这一刹那,子宴怔住了。原来他从未发现她长得那样好看,在他的印象里只有师妹才那样好看。子宴缓缓趴在桌上,动作很轻,生怕吵醒她。不一会儿自己也睡着了。

窗外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地面溅起的水花仿佛奏出了歌曲,树上的叶子莎莎作响,仿佛时间停止了。南竹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好看的脸,她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看了一会,然后用手指轻轻触摸着手腕的绑带,子宴微动了一下,南竹迅速收回了手并转过身去,生怕他看到她涨红的脸。

天色将晚,子宴醒来看到桌上准备好的酒菜便问道这些菜是你做的?南竹点头道第一次下厨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语气很是不自信。子宴看着桌上烧糊了的饭菜咽了咽口水道应该还不错吧。南竹听到他这么说便开心的夹了一口菜送进嘴里,只一秒便吐了出来。“太难吃了,南竹边喝水边说。子宴不禁被她的表情逗笑了。

翌日,天大晴,好几日被圈在客栈的二人想要活动活动筋骨,于是南竹便提议不如我来吹箫,你来练剑吧?子宴吃惊地问原来你还会吹箫啊?

南竹是啊,因为箫是最容易携带的乐器,那个时候日子太难熬同为杀手的姐妹教的。不过都过去了。

南竹的箫声响起,子宴的剑法也是行云流水,一袭青衣在竹林间挥舞着,仿佛与这天地融为一体了。曲罢,子宴以一招峰回路转收了剑。两人席地而坐拿起身旁的酒坛喝了起来,三两瓶下肚都已醉的不成样子。南竹从未这样痛快过,她醉醺醺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仿佛是上天送给她的礼物,自从遇见了他,她才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子宴还在不停地喝着酒,偶尔冒出的几句醉话南竹也听不懂。好像都和他的师妹有关,他说她不懂,说她像个小孩。再多的也听不清了,因为他已经醉倒在了竹叶上。多年后的子宴回忆起,才发现这是他最真实也是最勇敢的时候,只是那时没人懂……

中秋大会只剩三日,南竹和子宴都紧张起来,虽然南竹曾是杀手,但从未像这次这么紧张,可能是有了在乎的人的缘故,南竹心里想到这目光转向正在研究地图的子宴。子宴低头看着地图其实早就察觉到了南竹的目光,只是他不敢抬头,不敢看她,不敢回应。

南竹突然开口子宴,不如我们今天去街上看看吧,再熟悉一下地形。子宴回道之前不是看过了吗?为何还要看。

南竹解释道这次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我怕以后都没机会逛了。

子宴点头好。

果然是临近佳节,街上的人比平时多了些,许多年轻姑娘换上了漂亮的裙装,各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节日的喜悦。二人并肩走着,被前面河边放花灯的一群人吸引了视线,一艘艘小船,一盏盏明灯在河上飘荡着流向远方,南竹之前也见过许多次,当时没有在意,只觉得是一种寻求心理安慰罢了。但这一次她也想像大多数人一样,为心里重要的人祈愿。子宴看出南竹眼里的光便说我们也去放水灯吧。二人来到河边将灯点燃放进水里,然后在心里祈愿。直到水灯漂了很远南竹才说道愿望当天是不能说的,否则就不灵了。

子宴笑道好,那等中秋之后我们互相交换自己的愿望。

南竹连忙点头,脸上的笑容映着河上的水灯闪闪动人。子宴有些失神。他好像不知不觉被她吸引了。

中秋大会当天朝廷早早便派人在附近做好了防护并加派了人手。子宴和南竹自觉不妙,这比想象中的人还要多,今晚的刺杀恐怕不太顺利。南竹回道但这是最好的时机了,若是错过了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今晚必须去。子宴也坚定的点头。

明月皎洁,映照的夜空仿佛白昼。大街上挤得水泄不通,都为了一睹公主尊容。南竹戴上之前准备的人皮面具,随后混进人群,子宴则在暗处准备接应她。

南竹在人群中着急的找着,可她根本不认识公主长什么样,街上也没有人乘坐轿子,所有人都再普通不过,南竹有些无措。躲在暗处的子宴发现这样根本找不到公主。看来朝廷已经事先做好了准备,就是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已宴忽然想到了烟花。只要将烟花扔进人群,受到惊吓的公主势必会引起暗卫的马脚。果然,一阵惊慌之中只有一个人被保护了起来,南竹立刻看到目标——身穿暗紫衣袍女扮男装的公主。趁机南竹将炮竹扔在了他们身后,暗卫转身之时,南竹腾空飞身将公主扔上马匹带着她疾驰而去,暗卫集体出动追捕,南竹将公主打晕与暗处的子宴配合,将公主交给了子宴,而南竹带走的则是人偶。

子宴与南竹兵分两路都骑马携人,为的就是引开一部分火力,而尹卓果不其然去追了南竹,还好子宴事先探得这位公主的喜好,公主爱佩戴香囊,是因为公主从小身上容易起红疹子,所以要佩戴这种含有药材的香囊,而且从不离身。

南竹将这群人引至密林深处。停下马,并没有回答尹卓问的为什么绑架公主,还不束手就擒之类的话。她快步向前挥鞭打在了周围的士兵身上,很快尹卓的身边就只剩三五个人,尹卓见状飞身将剑劈向南竹,被南竹侧身躲过,尹卓的武功确实不错,与南竹这种顶级杀手也能对上几个回合,交手之时尹卓已经认出了南竹,或许容貌会变,但是武功习惯不会变。尹卓你竟然还活着?

南竹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你今天就必须要死。

尹卓可笑,你怎么杀我?你的招式我一清二楚。

南竹没有多说接连几招都是致命杀招,可是都被他躲了过去打在了树上。

尹卓你就这点能耐?语气尽是嘲讽。

几个回合之后南竹的体力已到了极限。她突然想到子宴在竹林使出的那招——峰回路转。她握紧手中的长鞭想象着当时子宴的身法,只见她一个侧转身挥鞭但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借力绕到身后收鞭锁住尹卓的脖颈。

尹卓被勒的几乎喘不上气,断断续续的说着怎么可能?

正当南竹想将心中的恨意说出来时,一支长箭从不远处射来,原来是他们的援兵到了,紧接着长箭不断,士兵也涌了上来,南竹松开尹卓躲开长箭,只见尹卓想要骑马逃跑,正当尹卓背身逃跑之时,南竹长鞭将箭反射向尹卓,长箭穿胸,一击致命。奈何南竹刚才消耗过多,身手越发缓慢和吃力,一只长箭射中她的手臂。感觉今日要葬身此地之时,子宴骑马从后方而来,将怀中小师叔给他的迷药洒向士兵,伸手将南竹拉上马背疾驶而去。半个时辰之后士兵醒来找到了公主。

身前的南竹昏昏欲睡,子宴看到了她手上的血不禁皱起了眉头。南竹有气无力的说道子宴,你又救了我一次。子宴让她不要再说了,马上就到医馆了。子宴紧张的将她护在身前,额头的汗珠滚落而下,没有片刻迟疑便将南竹抱进了医馆。大夫看来人急冲冲的往里冲便知道此人伤得不轻,大夫立刻清理了伤口并说道这是箭伤,并且箭头有毒,老夫已经为她开了解毒的方子,还需明日等她醒来再看她的情况,公子不用担心,此毒还不致命,只是会让她昏睡几个时辰。

子宴听到这里才稍稍放心下来。子宴打来了热水为她擦拭着脸上的汗珠。坐在床前守了她一整夜。这一夜他不知道对于南竹到底是一种什么情感,但他知道他一定是心疼她的。回想一起寻找海棠花,她可以为了他豁出命的,而子宴或许也能为她豁出命,但是,他对她更多的同伴的道义。对于她的感情他明白,却不能回应。为了不伤他更深,他决定离开她,让她慢慢忘了自己,因为那种决绝的话他实在说不出口,他怕她会碎掉。只能用这种方式让她明白。

小说《竹林打青枣》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短篇小说竹林打青枣》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