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狂风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全集小说推荐霸总今天又被打脸了吗

>

全集小说推荐霸总今天又被打脸了吗

多曼尼 著

傅南骁 夏之瑶 现代言情

小说《霸总今天又被打脸了吗》,是作者“多曼尼”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夏之瑶傅南骁,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欢喜冤家 豪门甜宠 打脸真香】从小到大顺风顺水的傅少,人生中第一次栽跟头,就是被夏之瑶给“渣了”。五年后再遇,夏之瑶摇身一变成了傅少的特助,傅少誓要找回五年前丢失的脸面。后来傅南骁把夏之瑶逼到墙角,“听说你只想搞钱,不想搞我?”夏之瑶瑟瑟发抖,“不行吗?”傅南骁步步紧逼,“我的钱,我的人,你都可以搞。”这是一个傲娇霸总被花式打脸的日常。前期的傅南骁:“你以为我看得上你?”后来的傅南骁:“老婆贴贴,老婆亲亲。”...

来源:fqxs   主角: 夏之瑶傅南骁   更新: 2024-01-03 00: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夏之瑶傅南骁为主角的现代言情《霸总今天又被打脸了吗》,是由网文大神“多曼尼”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听纹身男人接着说:“夏建国欠我们公司五十万,你打算什么时候还?”原来是债主,不过看他们这架势肯定不是什么正规借贷公司。夏之瑶装傻充愣,“什么夏建国?谁是夏建国?我根本不认识他,你们找错人了!”纹身男人看了另外那个小个子男人一眼,那个男人肯定道,“刀哥,别听她胡说。就是她,她是夏建...

霸总今天又被打脸了吗第8章 救下在线免费阅读

“是她。夏之瑶听见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

看来还不止一个人,而且是专门冲着她来的。

夏之瑶已经很久没回过老家了。

今天也是刚下火车就直奔医院,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结了仇人,刚回来不到半天就被盯上了。

纹身男人把夏之瑶拖到巷子深处,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停了下来。

他把夏之瑶抵在墙上,在她耳边威胁道“一会我把手松开,你要是敢乱叫,知道后果吧!

夏之瑶识相地点了点头,纹身男人才把手松开。

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听纹身男人接着说“夏建国欠我们公司五十万,你打算什么时候还?

原来是债主,不过看他们这架势肯定不是什么正规借贷公司。

夏之瑶装傻充愣,

“什么夏建国?谁是夏建国?我根本不认识他,你们找错人了!

纹身男人看了另外那个小个子男人一眼,那个男人肯定道,

“刀哥,别听她胡说。就是她,她是夏建国的女儿。我看着她进的病房,还喊那个老娘们妈。

纹身男人转过头阴狠狠地瞪着夏之瑶,“我劝你最好老实点。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爸那个老东西已经断了一条腿。你这么娇滴滴的小姑娘,也不想落个残废吧。

夏之瑶知道这些放贷公司有专门收债的打手,自己如果硬碰硬肯定落不到好。

夏之瑶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强迫自己开口,

“两位大哥都是英雄好汉,肯定不会为难我一个小姑娘。夏建国的确是我爸,我也是今天刚知道他欠了你们钱,我这不正要去取钱呢吗?然后就被你们弄到这了。

纹身男人听她这么说有些半信半疑,小个子男人却说“刀哥,我刚刚在病房门外听见她们一家人吵起来了。这丫头跟那个老娘们说她没钱,她肯定是想骗我们。

夏之瑶没想到在病房里说的话都被这人听见了,心里顿时有点慌。

“没钱是吧,那就肉偿。我看你长得还小有姿色,去我们场子里当个陪酒女也不是不行。纹身男人突然色眯眯地说。

说着就把手伸向了夏之瑶。

夏之瑶一把挣开了他的钳制,撒开腿就往旁边跑。

可惜还没跑出几步远,就被身后赶来的两个男人抓住了。

纹身男人往地上唾了一口,扬起手就要把巴掌甩到夏之瑶脸上,“臭丫头,你还想跑!

夏之瑶下意识地闭上了眼,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降临。

夏之瑶睁开眼,看见纹身男人的手被另外一个陌生男人紧紧抓住了。

她只看得见男人紧绷的侧脸,听见他沉声道“我已经报警了。不出五分钟,警察就会赶来。你们确定要继续吗?

纹身男人没想到眼前这个小白脸看着挺瘦,手劲儿还挺大。他的手腕感觉快要被捏碎了。

小个子男人想上来帮忙,被陆清远狠狠一瞪,不自觉地就往后退了一步。

纹身男人不想在小弟面前丢脸,硬着头皮说“你是哪来的瘪三?敢管老子的事,你信不信我……

威胁的话还没说完,陆清远就顺势把他的手腕一拧,纹身男人瞬间矮了下去,嘴里哎呦哎呦地叫唤着。

小个子男人在旁边劝道“刀哥,咱们走吧。好汉不吃眼前亏。

纹身男人知道自己这回是遇上硬茬子了,他也只是替放贷公司打工,没必要把自己赔进去。

想明白这点,立马就不硬气了,求陆清远放他走。

陆清远根本没来得及报警,刚才只是诈他们一下,也不打算多做纠缠。

看了夏之瑶一眼,没发现身上有明显的外伤,就把手松开了。

纹身男人得到自由,捂着手腕和小个子男人瞬间就跑远了。

陆清远回头看了看夏之瑶,“你还好吗?

夏之瑶回过神来,忙道“我没事,刚才真是太谢谢您了。

夏之瑶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他身材高大,瘦削却不瘦弱,隐隐藏着力量感。

皮肤白皙,瞳仁漆黑,眼睛干净明亮,鼻梁高挺,眼神中带着关切。

整个人的气质温文尔雅,和刚才的样子判若两人。

陆清远看清眼前女孩的长相,直到此刻才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

夏之瑶觉得眼前的男人陌生中带着点熟悉,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

陆清远好像读懂了她眼睛里的迷惑,开口解释道“你是不是瑶瑶?还记得我吗,我是陆清远。

夏之瑶听见他的话,惊讶地张大了嘴。

“清远哥,你真的是清远哥吗?

陆清远看着夏之瑶的样子,觉得很有趣,点点头“如假包换。

夏之瑶这一天的心情真是起伏跌宕,像坐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的。

刚才被两个男人威胁的恐慌散去不少,看着面前的陆清远,夏之瑶觉得命运真是太神奇了。

陆清远示意两人先出去这个小巷子再说,夏之瑶问一会儿警察来了怎么办?

陆清远悄悄告诉他,自己没来得及报警,只是故意这么说,想先诈那两人一把。

于是两人结伴往小巷口走。

夏之瑶和陆清远有十多年没见了,对彼此的记忆还停留在小时候。

夏之瑶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种境况下相遇,好奇道“清远哥,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是怎么认出我的?

陆清远也没想到两人会以这种方式见面,

“我回来探望以前的老师。他生病住院了,在医院大厅里看见有个小姑娘站在大太阳底下,有点眼熟。一转眼却又没影了。

我记得姐姐说这医院有一家好吃的火锅,就想过来这边找找。没想到就看到你被人拐到这里了。

两人说着话,已经走出了小巷子。

夏之瑶抬手捋了捋挣扎中弄乱的头发,

“清远哥,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你说的那家火锅店我知道在哪里。我本来也在找那家店。

为了表示感谢,我请你吃火锅,如果你有时间的话

陆清远顺从地点点头,两人往火锅店走去。

中午的阳光晒得人有些热,陆清远走在外侧,帮夏之瑶挡去了一些阳光。

那家火锅店还在原来的地方营业,两人进去之后,满屋飘香的火辣味道迎面而来。

夏之瑶吸了吸鼻子,熟悉的香味引得人食指大动。

怕陆清远不能吃辣,夏之瑶点了个鸳鸯锅,等菜的间隙,陆清远突然说要出去一下。

回来的时候,手上拎了个小袋子。

陆清远拿出里面的碘伏和小块纱布,示意夏之瑶伸出手。

夏之瑶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手腕上有片伤口,应该是刚才在小巷子的墙壁上刮到了。

不好意思麻烦陆清远,夏之瑶准备自己弄。

陆清远笑笑“我来帮你弄吧。你这伤口创面有点大,自己弄不太方便。

夏之瑶不好再拒绝别人的好意,只能不好意思地伸出手,让陆清远帮自己清理。

夏之瑶在重男轻女的家庭里长大,父母觉得只要不饿死就行。

磕磕碰碰对她来说都是家常便饭,这点小伤如果不是陆清远发现,她自己也不会当回事。

陆清远低头认真的清理伤口,动作细致温柔,生怕弄疼了她。

还告诉她,会有点疼,让她稍微忍一忍。

夏之瑶突然被汹涌而来的暖意弄湿了眼睛,掩饰般地低下了头。

眨了眨眼,试图把眼中的湿意逼退。

陆清远抬头看到夏之瑶有点红红的眼眶,问道“是我弄疼你了吗?

夏之瑶咧嘴一笑,“没有,怎么会,我是被火锅熏到了。

陆清远了然地笑了笑。

包扎完,点的菜品都陆陆续续上桌了。

别看夏之瑶平时自己过的节俭,请人吃饭却丝毫不抠搜。

陆清远看着满桌子的菜,无奈道“点这么多,咱俩吃得完吗?

“清远哥,你敞开了吃。吃不完还有我呢,我很能吃的,保证绝不浪费。

陆清远看了看她纤细的手腕,表示怀疑。

夏之瑶一边往锅里下菜,一边说“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吃辣,就点了鸳鸯锅。

陆清远其实很能吃辣,“你点鸳鸯锅就对了。不过不是我吃清汤,而是你吃。

夏之瑶也是个无辣不欢的人,对此表示不解“为什么?

陆清远指了指她的右手,“你手上有伤口,最好还是别吃辣的。

呃,好吧,这个理由听起来无懈可击,夏之瑶只能接受。

虽然很多年没见,两个人却没有那种久别重逢后的尴尬,话题从小时候一直聊到现在。

陆清远一家很早就搬到了a市,那时候夏之瑶还在上小学。

夏之瑶问起陆清远父母的近况。

自从他们一家搬走之后,夏之瑶虽然和陆清雅还保持着联系,但对他们家的具体情况就不太了解了。

陆清远喝了一口冰可乐,

“姐姐刚去世那几年,我爸妈一直郁郁寡欢。这些年倒是慢慢看开了一些,退休之后就经常出去旅游,身体也不错。

夏之瑶听见他这么说,放下心来。

小雅姐姐虽然不在了,肯定也是希望家人能开开心心的。

陆清远问起夏之瑶“你呢?怎么会在医院里?

夏之瑶把她爸住院的事说了,陆清远听了只是客气地问候了一下,其余的并没有多问。

甚至连今天她为什么会被人掳进小巷子都没有追根究底。

陆清远对夏之瑶在家里的处境多多少少有些了解,怕问的太多会让小姑娘更加难过。

夏之瑶知道小雅姐姐一家都是温柔善良的人,也并不是想刻意隐瞒自己的遭遇。

只是不被家人疼爱的人在别人面前总是会自卑一些。

意识到这个话题可能有些沉重,两人都不约而同的选择聊些别的。

不知不觉间,一顿饭就快接近尾声。

陆清远这才知道夏之瑶没有夸大其词,她真的很能吃,点了那么多菜到最后居然没浪费一点。

夏之瑶起身去前台结账,却被前台告知已经付过了。

夏之瑶不满道“清远哥,不是说好了我请吗?我还点了那么多菜!

陆清远半真半假地“怎么,你觉得我还请不起你吃一顿饭?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行了,不用那么见外,一顿饭而已,大不了下次让你请回来。

夏之瑶见他都这么说了,只好作罢。

出了火锅店,陆清远问夏之瑶接下来去哪儿。

夏之瑶告诉他自己要去火车站,票在吃饭的时候已经买好了,今天就要赶回c市。

陆清远还要在老家呆一天,闻言就要开车送她去火车站。

夏之瑶哪好再麻烦他,连说不用。

“刚刚才说不要那么见外,你又开始见外了。再说你就不怕那两个人还在跟着你?陆清远看着她。

想到这,夏之瑶也就不再推辞,

“好吧,清远哥,那就麻烦你了。

到了火车站,下车前,陆清远把装着碘伏和纱布的袋子交给夏之瑶,让她记得换药。

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夏之瑶再三跟陆清远强调,如果什么时候去c市,一定要联系她。

陆清远笑着应了,“放心,说不定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夏之瑶下车后,陆清远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候车大厅,才发动车子回去。

夏之瑶买的是下午三点半的票,到达c市已经快七点了。

回到家,夏之瑶往床上一摊,觉得今天这一天身心俱疲。

望着天花板出了会神,突然想起什么,摸出手机,点开陆清远的对话框,

“清远哥,我平安到家了。

不一会儿手机就传来震动。

“好的,你早点休息。

“谢谢你今天救了我,还请我吃饭,帮我包扎。

“你今天已经说了很多次谢谢了,我感受到你的谢意了。早点休息吧,记得换药,晚安!

“嗯,晚安!

放下手机,夏之瑶懒懒地不想动弹。

翻了个身,抱住噗噗,忍了一天的眼泪在此时决堤而出。

跟父母在病房争吵时她没哭,被讨债的拖进巷子时她没哭。

现在回到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家,她终于可以把今天一天的委屈、恐慌都宣泄出来了。

夏之瑶想自己还是不够坚强,不然为什么在受到委屈时,别人对她释放一点点善意就会让她控制不住地想要流泪呢?

小说《霸总今天又被打脸了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集小说推荐霸总今天又被打脸了吗》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