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狂风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我在八零拆快递拆到想吐精品小说

>

我在八零拆快递拆到想吐精品小说

我心即我心 著

周舟 方招娣 现代言情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我在八零拆快递拆到想吐》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我心即我心”大大创作,周舟方招娣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周舟死后重生,时间一下倒退回到八十年代,但好歹有了重活一次的机会。虽然重生便面临极品家人卖侄女求彩礼的尴尬场面,但她也丝毫未有放弃。是啊,手握一个某鸟驿站,里边近万件的快递盲盒等待她的临幸,已经超级幸运的她凭什么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新生命。破险境,得机缘,升级驿站,冲破被迫早早嫁人的悲惨命运,捡起了前生被迫放下的书本,考上大学改变两世命运。至于盲盒开出了八十年代都没有的等比例飞机模型,模型木仓,超薄电脑,更甚至触屏手机、PAD、无人机等等超现实的高科技,她一概奉行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全都慷慨的给了出去。而她自己剩下的,瞧瞧,不是还有各种家居日用品么,随便一样便足够让她赚的盆满钵满。至于怎么贡献,那,前边那个身高腿长的退伍兵哥哥,可不就是最好的渠道么。毕竟死道友不死贫道。男人:可真是谢谢媳妇了,这么为他着想,他何德何能啊。心累的想哭,却又在看到国家公布的各种成果后,控制不住高高扬起的嘴角。某些方面来说,其实夫妻两还是有一定相似之处的。...

来源:fqxs   主角: 周舟方招娣   更新: 2024-01-03 00: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周舟方招娣是现代言情《我在八零拆快递拆到想吐》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我心即我心”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擦拭抽出泥砖时留下的灰尘,又将视线放在了屋子里的其他地方。床上除了一张散发着怪味的草席外,连个枕头都没有。周舟并不打算碰,一来是真的嫌弃,二来是就这么薄薄的一层,若是底下有东西放着应该也会很明显才对。而除了床之外,也就只剩下眼前一张靠墙的桌子...

我在八零拆快递拆到想吐第2章 某鸟驿站?在线免费阅读

盒子小,自然放在里边的东西也不大。

就算周舟眼光有限,见好东西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但她很肯定眼前的玉牌绝不是周家人能拥有的。

拿在手心,上下左右看了又看,只认出了刻在玉牌后一个小小的婉字,估摸着是玉牌主人的名字。

而她却不知,刚才摔倒时以手掌撑地,纵使手掌心粗糙但也比不过地面。擦伤的手掌心上零星沁出的一丝血丝悄然沾染上玉牌。

在她没看到的地方,玉牌似是有意识般,悄悄将血丝一点点吸收干净。

再看也看不出花来,又不可能将人家宝贝收藏着的东西偷走打草惊蛇,她只能暂先将盒子放回原位。

擦拭抽出泥砖时留下的灰尘,又将视线放在了屋子里的其他地方。

床上除了一张散发着怪味的草席外,连个枕头都没有。周舟并不打算碰,一来是真的嫌弃,二来是就这么薄薄的一层,若是底下有东西放着应该也会很明显才对。

而除了床之外,也就只剩下眼前一张靠墙的桌子。而她的目光,自然而然的放在了桌子下边的抽屉。

将唯二的两个抽屉一一打开,待看清里边放着的东西后眼睛一亮。

“户口本!

看到潦草的好似两本草稿本的小簿子,周舟打开了其中一本。

户主周大根,妻子方招娣,儿子周建设,中间还有撕过的痕迹,约莫是嫁出去的闺女的。

那还有一本是……

户主周大山,妻子陈婉容,女儿周舟。

婉??所以那块玉牌,极有可能是属于原身的娘的?

两本户口本,也就是说两家早就已经分家了。怪不得她的好二叔会没脸,吃了亲哥的绝户却又不好好照顾唯一的侄女。

要她说啊,对方的脸哪里是现在才没的,早在做出侵占他人财产时就该没了才对。

家里父母已经没了,户口本应该拿在她自己手上才是。等日后想法子逃离出去,她一定要连同户口一起迁出。

最好啊,等日后资料登记完善也找不到她的那种。

只迁出户口,必须得要村里的公章才行。而她要嫁的人家,是朱家村的村长。对方本就防备着她,但凡她动作大些一定会引起对方的警惕。

所以,不做则已,一旦她做了就一定要连尾巴都不留下。

再次悄无声息的摸回自己的屋子,或许是身子实在太虚,也有可能是饿的实在是没力气,躺回床上没一会儿便又沉沉睡了过去。

只是这一觉,她睡得很是不安稳。

看着眼前四四方方满是货柜架子的屋子,周舟好奇的靠近其中一个货柜。

“怎么那么像是某鸟驿站啊,连上边的东西都好像快递包裹啊。奇怪了,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梦到了这个。

难不成是因为她死之前,正在包裹中转站里帮忙捡包裹不成。

可真如此的话,也该是在空间更大的中转站而不是驿站才对啊。

“有人吗,有没有人在啊?

无论她怎么走,就是走不出眼前四四方方的屋子,外边好似被一层透明的薄膜包裹着,无论她怎么挣扎怎么用力,就是出不去。

到最后,累瘫的周舟毫无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着货架子默默流泪。

就算之前的日子再辛苦,也总比有一家子极品亲戚,逼得才十六岁的原身去死要好啊。

泄愤的一把拉扯过手边的快递袋子,管他三七二十一手下用力一扯,快递袋子便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看着里边的白色棉布衬衫,咔咔几下便将衣服取了出来。

“是啊,被那么重的机器砸到脑袋,哪里还能有命啊。失神的看着满是老茧的小手,是属于八十年代周舟的手没错了。

有一就有二,见根本没人出来阻止,哐哐一顿操作,发泄似的又接连拆了两个。若不是箱子不好徒手拆,她连手边的箱子都不想放过。

第一件是白衬衫,第二件是镶着蕾丝边的三条小裤裤,第三件则是某大牌零食小样。

正好,从醒来到现在连一口食物都未进肚,她也顾不得是不是梦境,当即扯开小包装的某薯片,咔嚓咔嚓无意识的咀嚼起来。

薯片是最新出来的味道,周舟并没吃过,但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只要是能填饱肚子的都是再好不过的美味。

小样包装很小,一包也就十克左右,一连撕了好几包,也不知道是撕累了还是这具身体小鸟胃,不过三四包便已有了饱腹感。

或许是吃饱了,也或许是撕扯袋子累了,呆呆坐着的周舟没一会儿便靠坐在货架旁睡了过去。

现实的黄泥屋子中,破旧的木板上一道纤细的身影突然出现,小姑娘脸上依旧带着泪痕,而在破旧的被单下出了她意外的,是一件白的晃眼的衬衫以及包装袋都没拆的小裤裤。

这一觉睡得舒服又不舒服,翻一个身总能听到油纸袋摩擦的窸窣声。

几个翻身下来,床上的人不耐的皱起了眉头,长而卷翘的睫毛如同煽动蝶翼的蝴蝶般,抖动着似要醒来。

“什么东西啊,吵死了。

一把抓住影响自己睡眠的罪魁祸首,周舟睁开了眼。

眼中睡意还未褪去,看什么都是朦朦胧胧的。习惯性的想要伸手去取放在一旁的眼镜,只是手伸出去摸到了一片空。

一激灵,她才想起来她已经死了,又重生在被家里叔婶逼死的少女身上了。

换了个身体眼睛也不近视了,自然就不需要戴眼镜了。

而她手上抓着的罪魁祸首,不就是她睡梦中拆快递拆出来的蕾丝小裤裤吗?

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周舟一把掀开身上的破被单,在看到床上的另一抹白后,心如擂鼓腺上素更是疯狂飙升。

舔了舔干涩的嘴角,只刚一碰到嘴角就尝到了一股子薯片特有的咸香味。

“难道,这是重生困境后的补偿福利?

越想越激动,双手紧紧抓着不符合该时代的两样物品。若不是实在太激动,激动地根本睡不着,她恨不得现在就闭上眼睛,好去四方屋子中再次体验一把。

还是说……心中一个念头间,手上一空。

小说《我在八零拆快递拆到想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在八零拆快递拆到想吐精品小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