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狂风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畅销巨作红发仁兽撕

>

畅销巨作红发仁兽撕

何凉 著

春哥 都市小说 阿卡

网文大咖“何凉”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红发仁兽撕》,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都市小说,春哥阿卡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在风雨交加的日子里,谁??配得上苦不堪言?不知过了多久,天空中掠过一道闪电的同时——红发小子《罗奇》诞生在这荒唐的世界里,闯过一关又一关不为人知的颠倒奇事,铁打的身躯、勇闯的精神、过人的智慧、和一只又一只畜兽展开了搏斗——异能术、幻术、邪术、毒术、心术、一山比一山高,变幻莫测,爱情、友情、亲情,的缺择,《仁者无敌》且看红发小子如何攻克一道又一道的难关。...

来源:fqxs   主角: 春哥阿卡   更新: 2024-01-03 22:5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都市小说为叙事背景的小说《红发仁兽撕》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何凉”大大创作,春哥阿卡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就连班车司机也不能幸免,打得个落花流水,鬼哭狼嚎,唯一能幸免的也就,剩下…“黄寡妇”。“大家一起报警啊,这不人不鬼的变态、神经..等下会做出更出格的事。”“你说对了,你是第一个报(阿S)的,不好意思,你太倒霉了。”接着老司青又是一记重拳打在,这个男乘客身上,脸肿得像六月份的胖猪似的!其他乘客见状,分...

红发仁兽撕第4章 采花大盗2在线免费阅读

老司青,淡定走到班车 车头前,瞄了一眼车内,便以轻快的身法,神不知鬼不觉就现身在班车内,令众人很是疑惑?

“你是谁?怎么突然间出现在我车内?

班车司机目前的精神状况是一脸懵圈,车内全部乘客也不可避免这种精神状态,都是满头雾水不知天。

“我是谁,你就不必问了,我对你这司机不感兴趣,再说了,第一眼看到你,给我的感觉是,你很神经!

“你脑瓜壳没问题吧?这是我的车,你突然闯进我车里来,你还有理了是不?不明来由的,去去去…赶紧给我下去。

“我就说嘛,我都明说了,你这司机很 “神经 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说吗?

“原因是你明知道我故意这样说你,你还往“语言的火坑里跳、这不是你脑细胞发神经是什么?你说?

“再说了 就算我 “脑瓜壳有问题,你脑是正常的,不就很好吗?何必给我带偏你?你说,我说你很神经,有问题吗?

“你真是个变态,你给我滚下车去,对你真的是无语。

“哈哈哈,对我无语,那还要出语叫我 “滚下车 你这不是自食恶果吗?大家说说对不对。

车上的乘客..不用说,当然是一窝蜂攻击、“老司青 了…因为损失利益的是他们。

他们在“自私自利这个词语上,所谓是悟透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果然不出 老司青 所料。

“好啊,大家都说的非常棒,反击的也非常…..棒!没毛病,有毛病的是我这双手。

话音刚落,老司青 抡起拳头, 毫不犹豫的,在车上每个乘客的脸上,就是一拳一巴掌。

就连班车司机也不能幸免,打得个落花流水,鬼哭狼嚎,唯一能幸免的也就,剩下…“黄寡妇。

“大家一起报警啊,这不人不鬼的变态、神经..等下会做出更出格的事。

“你说对了,你是第一个报(阿S)的,不好意思,你太倒霉了。

接着 老司青 又是一记重拳打在,这个男乘客身上,脸肿得像六月份的胖猪似的!

其他乘客见状,分分秒秒都吓得不轻,都蜷缩在自个的座位上,都怕第二拳落在自己身上,便是变成老老实实的乖狗狗了!

老司青,一把揪住,挨了第二拳的男乘客,顺便叫黄寡妇过来辨认。

“你,老女人 过来。

“是叫我吗?

“不是叫你?叫谁?

黄寡妇 这会才知道,对方 “老司青 叫的就是自己,而且是严重的侮辱人格。

称自己为 “老女人 搁谁听 谁都不会舒服,可现在为了揪出车上的“小偷 心中有一万个厌恶,也只能强忍住。

“好哩

“我问你,当时第一个乘客站起来,说你耽误大家时间的.. 是不是眼前这个人?

“对啊,就是他,气死老娘了,钱、丢的又不是他的,他在那叽叽歪歪,事情不发生在他身上,他倒是说话很轻松。

“这就对了,小偷 贼人,就是他,是他把你的钱偷了。

“因为当时 第一个 心慌 的也是小偷,做了亏心事,心必定是慌的,心一慌就想着事情快点过去。

“之所以第一个站起来怂恿其他乘客的也是他!

黄寡妇 回想起当时的情况确实是这样,第一个站起身来的,就是这瘦巴 瘦巴的男子。

“好啊,你个畜生,偷了我包包里的钱,还耍起阴毒的诡计来,赶紧把钱还给我,不然送你去吃几天国家粮!

“美女,你有证据吗,为啥就认定是我偷了你的钱?

“就凭刚才 他 说的话,你们就认定这是证据吗?不要血口喷人哦,都是随便污蔑人的吗?

“呵,你倒是嘴硬,我 老司青 只喊两声..两声过后,再不乖乖把偷来的钱还给这老女人,立马要了你的狗命。

“阿? 别 别 别,我认了,我认了,我这就把偷来的钱还给这位小姐,大侠 你不要伤我性命,我错了!

“知错能改是好孩子,以后可别让我再看到你干这行当,不然叫你有来无回。

黄寡妇,失而复得的心情,相当“哇塞 毕竟“钱不论多还是少,起码是供养自己的所好与乐趣,相对于普通的认知角度来说。

“好了,这位“女人物归原主,相信你的心情还是很OK的,我这就离去,告别!

班车上的司机和其他乘客,可以说是今天吓破了魂,头一回遇到 老司青 这种怪人。

而且从感觉上这人像是 亡命之徒,就更加不敢轻易妄动。“事 求顺求安可不能傻到求死。

“大侠、我还有话要对你说,别走那么快,等等我….

老司青 这回下车的速度不紧不慢,而黄寡妇,情急之下、怕溜掉什么似的,紧张之下一个大跨步..就绊了老司青一脚。

这一脚让黄寡妇…本身就穿着高跟鞋的她,失去了重心,顺带着干脆就趴在了老司青的背部,两手死死勒住老司青的脖子。

“喂…你这老女人干嘛,你干嘛…

两人磕磕绊绊的,竟一起从车门摔了出来..老司青 一个翻身,落地的瞬间 老司青 死死的压在黄寡妇身上,软绵绵的.. 老司青 多年的女人梦又一次实现。

班车上的司机和乘客…趁机溜的比火箭还快,谁也不愿意看到这种怪人,太可怕了。

司机一脚踩尽油门,轰的一声响,车子像是躲瘟神般扬长而去…剩下孤独的灰尘陪伴着大地。

充满沙尘的道路,老司青还是继续压着黄寡妇,两人目不转睛相互盯着对方的眼神,可能是还没回过神来.. 待过了一会;

“啊…..流氓,你干嘛压在我身上,啊…

“你个老女人,谁压你身上,是你刚才绊倒我了,才导致这样的姿势,怪我吗?哎…女人就是越老越多屁事。

“你骂谁是 老女人,你有没有一点礼貌?

黄寡妇借机一脚踢开了 老司青 。

“要礼貌是不?哪好,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礼貌。

“我让你见识一下,是你要跟着我..还说我没礼貌。

老司青 一把托起 黄寡妇 像扔沙袋一样,扔到那辆破嘉凌前部位油箱处。

奈何黄寡妇肉感 十足 一条肋骨也没摔断、老司青一跃腾地而起,驾着破嘉凌载着127斤的 黄寡妇 一路向北 绝尘而去…

“放我下来,你个臭流氓,你不能这样对我。

“马上你就可以下来了,再忍耐一会,很快的。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你有点变态。

“你表面上说着虚伪的话语,你内心可不是这样的,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啊,气刹我也..

“好啦,别废话了,留点力气吧,请你闭上你那可爱性感的大嘴巴!

老司青油门拧巴得,轰轰作响,这破嘉凌也是受罪,锈迹斑斑上了年代还得这么干。

轰到90时速,一路上颠沛流离..不一会,来到广阔茫茫的高梁麦地中央处。

黄寡妇白花花的大腿..硬是给高梁叶尖刮出几道美丽的伤口弧线,而 老司青的脸上也避免不了,刺激的很!

车子终于停靠住,老司青那精悍的双臂托起 黄寡妇,一边发了疯似的踏平周围的高梁麦,硬是给他踏成了一个大轮盘圆圈。

“好了,你腿上的伤口痛吗,我叫 老司青..石嘴县人,你呢?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臭流氓!

“好了,不要生气了,你腿上的伤我帮你揉揉吧!

说着,老司青..便是从身上掏出了止痛油、给黄寡妇,揉搓伤口处,黄寡妇是一边哭泣,一边责诉。

“我从小到大都没人这样子对我,你倒好,又是骂我 老女人,又是莫名其妙的凶我,你太让我伤心了!

“我当时不凶你,不骂你,怎么让车上的人觉得我是个怪人,甚至变态?

“如果当时不这样,稍有不慎,让车上的人觉得我太正常,也就是像传说中的英雄救美!

“你想下结局会怎样?那肯定不用想,当时车上的人会立马报警,知道不?现在知道我的良苦用心了不?

“再说了,你了解人性吗?人性、人性…必定是贪婪的。

“你耽误了他们的时间,相当于要了他们的命,车上这帮人气不打一处来,刚好又遇上我倒插话事,恨不得报警生剥了我俩的皮知道吗?

“原来是这样子啊,司青? 哪你也不能把我扔到摩托车上。

“我差点摔断了几根肋骨,你、你、你太粗鲁了!

“现在不还是没摔断吗?别生气了,再生气,哭泣,我可要真打你屁股啦…

“我就生气,你个臭流氓,我打你,我打你,打你..

黄寡妇,一边轻轻撕打着 老司青 一边柔里柔气的轻骂着,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司青 的荷尔蒙上头了还是;

看着眼前 黄寡妇白花花的皮肤,肉肉的身材,火山爆发、干柴烈火…三下五除六 老司青狠狠的把黄寡妇扑倒了。

两人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春露,就这样..月老都看不下去,时间过的贼快贼快。

这一趟下来,黄寡妇不再像之前身上一堆刺,仙人掌形容也不为过,现在倒像是只温柔可爱的小白猫依偎在 老司青怀里。

俩人缘来自会碰到一起,擦出火花般爱意,各自倾诉着心中那点平凡小世界!

“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我啊,我叫黄芳芳。

“竹叶镇陆村的,很久以前便死了丈夫,丈夫因做生意发生车祸没了,自打那之后起,我就成了陆村的年轻小寡妇。

“哦 倒是怪可怜的,年纪轻轻就失去了丈夫,你双亲尚在吗?

“我父母在我15岁那年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双双发病去世了。

说着说着,黄芳芳便又是轻泣着哭了。

“哦,不好意思,对不起,我不该问的,令你想起这些伤心事,挺过意不去的。

“没事…都过去这么久了,难过也只是一时半会的,我没事。

“对了你呢,司青 ? 你是干什么职业的?你人挺好的,就是有时候有点儿凶。

“哈哈,我凶吗?我没职业的,我就是个浪子。

“自从我出生的那天起,我爸妈就不在了。

“我是 石嘴县 风水先生,谭叔 捡回来养的,谭叔养我到第十三个年头,便告诉我。

“我爸妈是跟外地的黑帮团伙合作做生意,后来黑帮得知我爸妈要上岸走正道不干了,便痛下杀意。

“我妈刚生完我的时候,就听到我爸被谋杀了,我妈一怒之下便找那些人报仇,结果还是斗不过别人…

“我妈也被那些人杀了,后来才知道我爸妈生前早就托 谭叔 把我养大成人。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 人有旦夕祸福, 谭叔 自从告诉全部事情给我知道后,也不幸被谋杀了。

“再后来..我只身一人流落在 石嘴县 ,这些年我一直想方设法找到当年杀我父母的黑帮…手刃仇人!

“司青,听了你的经历、也好苦…我俩都差不多同是天涯沦落人。

“你不要灰心..总会找到仇人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芳芳…不说这些不愉快的事了,对了你不是要回 陆村 吗?我这就用摩托车送你回去。

“好啊,司青,你背我上车,这回你可得温柔点哦,不要像刚开始那样把我当沙袋扔到车上了!

“放心啦!嘿嘿…

摩托龟速行驶的过程中,老司青和黄芳芳聊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包括家常便饭的事,黄芳芳幸福得似一头小鹿,坐在摩托车后座,两手轻轻的搂着 老司青的腰。

“对了,芳芳,你这次去石嘴县玩的开心吗?

“一言难尽,本来带着一条重要的消息,给我们村老板,旭文 。

“本来一切顺利的,老板旭文 也给了我一万多块钱,全当是感谢!

“后来搭乘回家的班车,遇到扒手,偷了 我的钱,这倒霉事本以为就这样没有挽回的余地。

“谁知道遇到你 司青 才让我惊喜的跳起来,原来倒霉事还有挽回的余地..哈哈

黄芳芳,刚想往下接着说这件事的详细经过,却被 老司青 打断了。

“芳芳,你不用说了,我有种特异能力,你只要说开头的一点点事,后面的事情经过,我老司青就会全盘知道的。

“哈哈,司青 你真逗,你吹牛逼真厉害,好啦,不说就不说了,反正这件事又不是什么好事。

其实黄芳芳压根就不知道,认为 老司青 在开天大玩笑的同时,现实中 老司青确是真实拥有此能力。

只不过目前尚且不怎么会运用,对这个能力还是有点模糊不清。

老司青,心里暗自下决定要摆平这件事,一边是自己 老同学 “旭文 一边是陆村 村长 “覃鹰 但绝不能让 “覃鹰 得逞,这人厉害之处多多少少有点料!

小说《红发仁兽撕》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畅销巨作红发仁兽撕》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