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狂风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精品原来一直都爱你

>

精品原来一直都爱你

暖暖沐阳 著

现代言情 简玲颜 钟绍云

小说《原来一直都爱你》是作者“暖暖沐阳”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简玲颜钟绍云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简玲颜好似千千万万个平凡的你,看似普通实则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演绎者属于你独一无二人生,结婚当天被未婚夫背叛,阴差阳错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破坏别人感情的诱因,与富家公子顾泓逸的命运因此而交集,因此还背上了巨额债务,一场酒宴烂醉中失去了女人最宝贵的东西,关键不知道那人是谁,从小生活在重男轻女的家庭里,她又是母亲的私生女,无依无靠,只有好友时玥成了她唯一最亲近信任的人。怀着对伤心地的绝望,简玲颜去到了梦想中的江南小城生活,在她怀着美好期待开始新生活的时候,意外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三年后带着儿子回去故乡,发现曾经改变她人生的顾泓逸竟然成了好友时玥的男朋友,为了时玥的幸福,她选择了隐瞒过去。简玲颜儿子的长相暴露了当年的真相,他像极了他的父亲,顾泓逸其实也一直对简玲颜年年不忘,一场感情纠葛就此拉开。经过千难万阻两人终于明白了各自的心,此时是朋友又是情人的时玥也深深爱上了顾泓逸,简玲颜在亲情与爱情之间如何选择?她坚守内心的底线,不忘初心,最后能否圆满?...

来源:fqxs   主角: 简玲颜钟绍云   更新: 2024-01-03 23:1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原来一直都爱你》,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简玲颜钟绍云,由大神作者“暖暖沐阳”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顾泓逸用眼神对他表示了感谢,朝他摆摆手。简玲颜听到脚步声出来,看到正从二楼下来的潇芮宁,潇芮宁也看到了她,冲她微笑着打招呼,“嗨,小仙女你好。”小仙女他以前从来没这么称呼过其他女性,他在第一眼看到简玲颜的时候,觉得这是一个并不算很漂亮的女孩,她属于那种清新脱俗型的女生,越看越耐看型的,她浑身散发着...

原来一直都爱你第4章 下药在线免费阅读

晚饭简玲颜做了两个清淡的小菜,煮了稀饭,把饭送到顾泓逸的房间,顾泓逸就着小菜勉强喝了一小碗稀饭。简玲颜收拾厨房的时候门铃响了,来人是一个年轻的男人,长的还挺帅,手提一个医药箱,看到简玲颜明显一愣。

简玲颜见状赶忙开口,“你是来找顾先生的吧。

“是的,我来看看他怎么样了。

简玲颜点头,只等男人进门把门关上,男人是顾泓逸的发小,两人关系特别好,他是一名医生,顾泓逸讨厌去医院,所以每次生病熬不过去的时候都让潇芮宁到家里来诊治。

潇芮宁熟门熟路径直上了二楼,简玲颜收拾好厨房回了房间。潇芮宁带着坏笑撇嘴示意顾泓逸楼下那女孩是谁?顾泓逸现在没心情跟他讨论这些,他现在很不舒服,下午刚退烧现在又开始发烧了,所以他才打电话叫来了潇芮宁,“别废话,我现在头晕目眩,一点力气都没有,连耳朵也有点听不清。听他带着沙哑的声音艰难的说出这几句话,潇芮宁不敢耽搁,打开医药箱,拿出几瓶液体,把药兑好,找了个位置把输液瓶挂上去,一边收拾药箱,一边说“医院那边我晚上还要值班,有什么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

顾泓逸用眼神对他表示了感谢,朝他摆摆手。简玲颜听到脚步声出来,看到正从二楼下来的潇芮宁,潇芮宁也看到了她,冲她微笑着打招呼,“嗨,小仙女你好。小仙女他以前从来没这么称呼过其他女性,他在第一眼看到简玲颜的时候,觉得这是一个并不算很漂亮的女孩,她属于那种清新脱俗型的女生,越看越耐看型的,她浑身散发着一种善良温和的气质,有一种亲和力,尤其那双清澈的眼睛,让他联想到了仙女。再者让他发愣的另一个原因是,顾泓逸这里竟然有其他女人,他第一次在这里看到除林涵舒以外的女人。

简玲颜对他微笑着点了一下头,潇芮宁看人家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收起玩味一本正经开口交代,“他要输液三瓶,你注意看着点,打完了及时更换。说完迈开步子朝门口走去,经过简玲颜面前的时候,突然停下来,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塞到简玲颜手里,“这是我的名片,有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

简玲颜来到楼上,照例敲了敲门,依旧没有人回应她,她推门而入,看到顾泓逸躺在床上,被子盖到胸口处,手放在身体两侧,手背上插着针头,眼睛闭着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她把房间里的灯调暗了一些,把椅子放在靠近窗户的角落里,看到桌子上有一本书《经济管理》,无聊的拿起来翻看,椅子很柔软坐着很舒服,书看了两页实在无聊,根本看不懂,索性托着腮,迷离的眼神望着窗外,外面的天早已经黑透了,借着斑驳的月光,只能依稀看到物体的大致轮廓。

药水换到第二瓶的时候,或许是椅子太舒服,又或许是简玲颜太无聊,坐在那里睡着了。

顾泓逸可能因为身体不舒服的缘故,睡的很不踏实,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椅子上女人熟睡的侧脸,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用一句特别老套的话就是好像在哪见过,他有点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了,他动了动身体,浑身僵硬酸疼,手背传来一阵冰凉,顺着针管抬头看,药瓶里的药水已经见底,只剩下塑料管里的一点药水了,他看了看熟睡的简玲颜,肉嘟嘟的嘴巴微张,睡的很香。不忍心打扰她,就轻轻的起身自己换上最后一瓶,重新躺在床上,在药物的作用下,烧已经退了,出了很多汗,他感觉浑身黏糊糊的难受,心情也莫名的开始烦躁,来回翻动,一个侧身眼神再次落在简玲颜身上的时候,心也一点一点的平静下来,就这么不知道注视了她多久,连最后一瓶药水也打完了,她还是没有醒,顾泓逸看着药瓶里的最后一滴药水恋恋不舍的滴进管子里,无奈故意咳嗽了两声。

听到声音简玲颜的反应有点大,好像受到了惊吓一般,从椅子上滚落到地上,又急忙连滚带爬的站起来,看着满脸坏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顾泓逸,下意识的伸手擦了擦嘴角,丢脸她竟然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睡着了,还流口水。

顾泓逸看到她的囧样,还挺可爱,“快点把针帮我拔了。故意冷着声音说。

简玲颜一手按着针头,一手小心翼翼的去揭粘着皮肤的胶布,胶布粘的太牢固了,把皮肤都粘起来老高,简玲颜怕弄疼他,一边撅着小嘴往他手面上吹气,一边轻轻的往下扯胶布,突然发现近在咫尺的顾泓逸盯着她看,手上一抖,刚把胶布揭完的针头刺穿了顾泓逸的皮肤,像缝衣服一样,针穿在皮肤上,针头露在外面,简玲颜一看紧张的不知所措,“对不起!对不起!

手抖的厉害,就像得了帕金森病的病人,控制不住的抖,手指按在刚被拔了针的地方,抖得像一个小人在手背上跳舞,有血从小人的脚下流出。

顾泓逸就这么看着简玲颜忙活,好像不关自己的事,嘴角挂着笑,怎么还有这么笨的女人。

简玲颜看到有血流出,一着急整个手都握了上去,死死的抓紧顾泓逸的手背,这下颤抖的手总算老实点了,一抬头对上顾泓逸唏嘘又好笑的眼神,“好了,我自己按着。

接下来的几天,潇芮宁又来了两次,依旧是扎上针就走,简玲颜完全是一个合格的保姆,打扫卫生、做饭、洗衣服全部包揽,如此尽心一是受吴姨的嘱托,二是盼着顾泓逸能早点好起来,大发善心让她离开。

顾泓逸这两天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除了吃饭下楼来,其他时间都在楼上,好像很忙的样子,公司里有人来给他送过几次资料。

一个星期过去了,吴姨还没有回来,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趁顾泓逸下来吃饭的时候简玲颜问他“吴姨家里怎么样了,她什么时候能回来。

顾泓逸神色一暗,“可能没办法回来了。

“很严重吗?简玲颜透着担忧。

“嗯。

吴姨的孙子伤的很严重,做了截肢手术,儿媳妇脑出血,还没有醒过来,恐怕吴姨以后都要在家里照顾了。

好一会顾泓逸又接着说,“这些天我会给你算工资的,从你欠我的钱里扣,等找到合适的人就让你走。

简玲颜心中一喜,他这是答应我分期还款了吗?

两个人虽然住在一个屋檐下,见面的时候并不多,只有吃饭的时候,也都是各吃各的。

顾泓逸回公司上班了,他每天都会回来吃晚饭,早晨吃了早饭再去上班,上班的地方离的挺远,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回来,或许是吃惯了她做的饭菜,也或许不放心把家交给简玲颜。

顾泓逸下了班刚想开车回老宅,看到等在公司楼下的林涵舒,自从订婚仪式取消后,林涵舒一直不肯理他,电话短信也不回,看到林涵舒主动来找他,还是很开心的,走到她面前,“涵舒你来多久了,怎么不上去。

林涵舒平淡的说,“我刚过来,有点事想给你说。

“那好,去我们常去的那家私房菜边吃边说吧。说着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林涵舒并没有要上车的意思,“等会我还有其他事情,我们就去旁边的咖啡馆吧。

顾泓逸把车门关上,“那好,你先过去,外面太热了,我把车停好就来。

顾泓逸坐在林涵舒对面,明显感觉到她似乎有什么事,情绪很低落,“你怎么了,还在生气吗?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听我解释。

林涵舒打断他,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我很好,也不生气了。倒是你,听说你生病了。

“没事,已经好了。顾泓逸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服务生拿着点单过来,顾泓逸要了一杯哥伦比亚苏帕摩,然后问林涵舒想喝什么。林涵舒看着他若有所思,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直都是她在追逐着他的脚步,迎合着他的喜好,她知道他喜欢的衣服牌子,知道他爱吃的菜,知道他所有的喜好,而他这么多年连自己爱喝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戒指只是两个人感情的导火索,在这段感情里她太累了,自己从记事起就一直围着他转,最大的心愿就是成为他的新娘,她以为她能让他改变,可是每次她火热的爱得到的回应都是不咸不淡,有时候觉得他们这根本就不是爱情,是自己把爱强加给他的,所以她决定放手了。

林涵舒看着顾泓逸的眼睛,无比平静的说“我们分手吧,我已经买好了机票,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林涵舒克制着自己,眼泪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转。

而顾泓逸先是一愣,“你想好了?那就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如果在外面累了就回来。他知道她的脾气,总是想一出是一出,过不了多久新鲜劲过了,她就会回来。

顾泓逸心不在焉的回到老宅,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爱林涵舒,这么多年他早就把她当成自己的家人了,在身边的人眼里他们从小就是一对,他也是这么认为的,他以为他们会顺其自然的结婚生子,所以从来没接触过其他女性,也没想过有其他可能,在大学里有很多女生对他表示好感,他都无视。

顾泓逸面无表情的开着车思绪飘忽,他实在不了解女人,他不明白林涵舒为什么要离开,这也不能怪他,在人生的这二十八年里,除了家人,他接触密切的女性只有林涵舒,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潇芮宁经常调侃他,说他和林涵舒还没开始恋爱,就变成各自的左手右手了。

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是潇芮宁,“哥几个晚上一块聚聚一块去吧?

顾泓逸正好也想感谢一下潇芮宁,“那好,去哪你订好地方,我请客。

平时不喜欢热闹的顾泓逸很少参加他们的这种聚会,没想到这次这么爽快就答应了,“没问题,那就时光KTV,一会把房间号发给你。接着又通知了其他人。

顾泓逸赶到的时候,推开门昏暗的房间里十来个人,已经嗨起来了,他没想到有这么多人,他以为就他们关系比较好的那几个,转头就想走,潇芮宁眼疾手快的跑过来拉住他,“来都来了,玩会再走?我也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都是兄弟。说着把顾泓逸拉到里面的沙发上坐下,又端来酒杯给他。

其他人见顾泓逸来了,纷纷给他打招呼,正在唱着的歌也把声音调小了不少。几个人边喝边聊,一会房间里又来了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也不知道是谁叫来的,一进屋就分散坐在几个人的旁边,热情似火,帮忙倒酒。一个女子在顾泓逸的身边坐下,他的脸色立马不好看了,刚要伸手搂他胳膊的女人对上他不怒自威嫌弃的目光,立马识趣的躲开,潇芮宁见状哈哈大笑起了,调侃道,“家里藏个漂亮的美人?外边这些都看不上了。

顾泓逸认识的朋友,林涵舒都认识,怕他们胡乱传谣,就一五一十的和他们说了关于家里那个女人的经过。听完他讲的这个有点离奇的故事,哥几个都觉得这也太巧合了,还是潇芮宁了解他,“你觉得那女孩可能在骗你,戒指还在她手里。

赵光磊接着说“还能让个小丫头骗了,叫她来,哥几个帮你一审便知。其他几个人听他故事讲的这么有意思,也没心情唱歌了,都围过来也想见见这个美人长什么样,起哄到,“快点叫来,如果她说慌,一准让她现原形。

顾泓逸默认了,潇芮宁自告奋勇带着赵光磊开车去接简玲颜,简玲颜听到敲门声,以为是顾泓逸忘带钥匙了,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的两个人,“顾先生不在。

赵光磊看到简玲颜后,不屑的朝潇芮宁瞟了个白眼,意思是哪里是美人,虽说算不上丑,和他想象的美人还是有距离的。

潇芮宁无视他的白眼,面带笑容的朝简玲颜开口,“我们不是来找顾泓逸的,是来找你的。

“找我?简玲颜疑惑的看着他们俩。

潇芮宁看她不肯跟他们走,又不想把找她的真正原因现在就说了,如果真是她拿的,等会询问的时候要让她措手不及,于是他拿出手机拨通了顾泓逸的电话,“你跟她说。

他把手机靠近简玲颜的耳朵,“你跟他们过来。是顾泓逸的声音,简玲颜看着对面的两人疑惑不解,通过这些天的相处,他觉得顾泓逸不是坏人,她的人身安全在他这里应该不会受到伤害,要不然她早逃走了,尽管顾泓逸警告过她,如果她逃走被警察叔叔抓回来,就不是赔偿这么简单的事了。

当三人来到包间门口推开门的一瞬间,屋里的人一下子安静下来,齐刷刷的看向门口的方向,只有音乐声在偌大的包间里萦绕。

简玲颜跟随两人进来,完全惊呆了,她没想到顾泓逸为什么让她来这里,更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男的一个个从上到下的打量着她,像在看动物园里的猴子,女人个个穿着性感妖娆,被他们盯的浑身不自在,转身就要往外走,见状赵光磊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简玲颜的胳膊,“美女怎么刚来就要走啊?

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的顾泓逸,自顾自的喝着酒,余光看着简玲颜被赵光磊握住的胳膊,表面上毫无波澜,心里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好像小时候自己最珍爱的玩具,被别人随意摆弄,他很生气。

简玲颜看自己走不掉,走到顾泓逸面前,“你叫我来干什么?明显带着不悦。

潇芮宁笑呵呵的打圆场,“都是朋友,来来坐下来一起玩。

简玲颜被他推着坐在了顾泓逸的旁边,几个男人围过来,各种理由灌简玲颜喝酒,一个小女孩就像掉在了狼窝里,不一会儿就被灌醉了,潇芮宁赶紧制止了他们,“差不多就行了,一会醉的不省人事啥也问不出来了。他明白那几个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任他们胡来,说不定会出什么事呢。

其实今天的聚会他原本只叫了韩墨翎和陆北辰,打电话给他们两的时候,他们两个正在饭局上,接到潇芮宁的电话就要走,其他几个人不乐意了,得知是顾泓逸请客,都跟着一起来了,他们也都互相认识,只是关系有近有远。

他们开始审问简玲颜,哪知简玲颜根本不理会他们,问什么也不说,几个人本来就喝了不少酒,一看问不出什么,也失去了耐心,都各自散去寻自己的乐去了,只有赵光磊还不死心,他偷偷的把一颗白色药丸丢进简玲颜的杯子里,带着猥琐的笑对简玲颜说“哥哥在请你喝一杯,喝了这杯就送你回去。

简玲颜表面看起来没事,其实她根本就不会喝酒,早就大脑一片空白了,侧伏在沙发靠背上浑身不听使唤了,听到喝了就可以走了,伸手去接杯子,一个没拿稳杯子差点掉在地上,赵光磊以为她是故意的,就把杯子递到她的嘴边,简玲颜咕咚咕咚喝了两口,胃里翻江倒海的想要吐,就伸手想要扒拉开杯子,赵光磊见状更来劲了,“不给哥哥面子是吧!说着凑上去一只胳膊揽着简玲颜的脖子,一只手把下了药的酒要强行灌进她嘴里。

顾泓逸看到这一幕,心里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大声呵斥“够了!

房间里立马鸦雀无声,顾泓逸从赵光磊的手中夺过酒杯,把剩下的大半杯啤酒一饮而尽,用力的把杯子放在桌子上,发出一声闷响,抱起沙发上的简玲颜就往外走。

小说《原来一直都爱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品原来一直都爱你》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