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狂风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优质全文阅读贴身暗卫,太过放肆

>

优质全文阅读贴身暗卫,太过放肆

天选富婆 著

小说推荐 沈凌拓 沈祀钰

《贴身暗卫,太过放肆》是网络作者“天选富婆”创作的小说推荐,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沈凌拓沈祀钰,详情概述:“皇兄,臣弟有隐疾。”“……你说什么?!!!”沈凌拓刚喝下的茶被一口喷了出来,满脸的不可置信。沈祀钰心里紧缩了下,暗道话已说出来,断没有再收回的可能,于是咬牙重复:“皇兄,隐疾。”“……”沈凌拓闭眼不言,捏紧眉心,皇家这是造了什么苍天大孽!“隐疾......还是好龙阳,你说,皇兄承受得住。”“隐疾。”一句话断了沈凌拓最后的幻想。几月后,沈祀钰携潇风再次进宫。“皇兄,臣弟好龙阳。”沈凌拓大怒:“滚出朕的承恩殿。”气急拂袖而去。...

来源:fqxs   主角: 沈凌拓沈祀钰   更新: 2024-01-03 23:1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看过很多小说推荐,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贴身暗卫,太过放肆》,这是“天选富婆”写的,人物沈凌拓沈祀钰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眼眶倏然积起了泪花,模糊了他的视线,浅色的嘴唇无声的蹑喘着:“皇兄。”沈凌拓见他红了眼,猛地攥紧手掌,再多的怒气也消了不少,唇瓣颤动了两下,声音带上了慌乱:“皇兄,皇兄不是要吼你......”算了,多说多错。沈凌拓闭上眼,捏紧眉心,紧张的气氛瞬间变得舒缓起来。皇后拿个颗圆凳,按着他坐下:“皇弟,你皇...

贴身暗卫,太过放肆第三章 不举在线免费阅读

几乎是话音刚落,沈凌拓猛地起身拍桌,带起的圆凳滚落到王士权脚边。

桌上的碗筷叮当作响,汤汁迸溅洒了一地。

皇后惊呼出声,慌忙退后两步,脸色霎那间白了几分。

屋内静得松针掉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往下滴落得汤汁发出“滴答,滴答。的响声。

周围肃静一片,气压低到凝成实质,宫女们瑟缩着,王士权也不可避免的抖了抖身子。

沈凌拓连朕都用上了,可见这次的决心。

沈祀钰瞳孔猛地紧缩,这是皇兄第一次声嘶力竭的吼他。

眼眶倏然积起了泪花,模糊了他的视线,浅色的嘴唇无声的蹑喘着“皇兄。

沈凌拓见他红了眼,猛地攥紧手掌,再多的怒气也消了不少,唇瓣颤动了两下,声音带上了慌乱

“皇兄,皇兄不是要吼你……

算了,多说多错。

沈凌拓闭上眼,捏紧眉心,紧张的气氛瞬间变得舒缓起来。

皇后拿个颗圆凳,按着他坐下“皇弟,你皇兄就是心急,他没有别的意思。

京城有不少传闻说他的皇弟喜好龙阳,气的他几天没吃得下饭,连最寻常不过的奏折都能批错。

凌拓知道沈祀钰心思单纯,段不是传言那般,但是他每天都是忧心忡忡,生怕沈祀钰听见这些风言风语。

也怕沈祀钰当真就是个好龙阳的,偷偷在府里养上几个娈宠,届时他该怎么跟父皇母后交代。

沈祀钰低声嗯了一句,闭眼缓了缓脑袋中针扎般的疼痛,鼻尖的酸涩却怎么也消不下去。

王士权朝宫女使了个眼色,将手中的拂尘别在腰上,抱起趴在桌子上的红狐递给他“皇上息怒,龙体要紧。

侧目看向沈祀钰,又道“奴才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逍遥王向来不进女色,不妨再等上些时日,奴才听说近几日逍遥王身体不适,是否要宣陈太医来瞧脉。

王士权是宫里的老人,先帝在世时就常伴左右,朝中大臣哪个不得对他好言相待,此番这俩兄弟一言不合就闹成这样,他心里也是有苦难言。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帝王三分怒,伏尸百万里,他也是硬着头皮顶上的,事后不照样是惶恐发颤。

沈凌拓低头看向垂头坐着的沈祀钰,眉心一蹙,眼中瞬间浮现担忧,斥责道

“还愣着做甚,还不宣太医。

“老奴这就去。王士权应声弯腰退下,与沈祀钰对视时眨了下眼。

沈祀钰垂头抹泪,心底却在偷笑,拽着狐狸毛的力度重了几分。

皇兄太小看他了,略施小计而已。

身后黑漆象牙雕芍药插屏上立着一只巴掌大的青色鹦哥喳喳叫唤着“陈太医,陈太医。

等陈太医来时,桌上的饭菜已经撤下换了新的“参见皇上,皇后娘娘,逍遥王。

沈凌拓朝他摆手,悠悠转着手上的扳指,压下心中的烦躁“给逍遥王看看。

“是。陈太医随即拿出脉枕,三指扣上沈祀钰的手腕,细细感受“王爷最近染了风寒?

王士权上前道“正是,王爷前几日偶感风寒,虽说是已痊愈,但奴才见王爷面色苍白,怕是并未完全好透彻。

陈太医点头附和“今日风大,想必是王爷来时吹了风,受了凉寒气入体,微臣开几副祛风散热的药,服上几日便可。

说罢,将手收了回来,当下就写了副方子递给一旁的小太监“王爷切记,不可在贪食凉物……

沈祀钰的心顷刻间提到了嗓子眼,侧过身子对着陈太医猛眨眼,提声反驳

“胡说!本王哪会贪吃那些凉物,不过是偶感风寒而已,陈太医莫不是老糊涂了。

陈太医神情一顿,立马打起马虎眼,慌忙改口“对,是微臣老糊涂了,记岔了,记岔了。

沈祀钰微不可察的点头,他向来是不会贪吃寒凉之物,这老头说的满嘴胡话。

沈凌拓冷眼着这两人在他眼皮底下眉来眼去,掰过沈祀钰身子,咬着牙根问

“你吃什么了?是不是搬出宫了,就以为皇兄管不着了,你等着,洗净皮子等着。

沈祀钰欲哭无泪,连忙给自己辩解

“皇兄没有,臣弟就是感染风寒而已,没吃凉物,你要相信我,这坏老头瞎说的。

沈凌拓眼中闪着怒火,显然是不相信他的话“唤虚竹进来。

沈祀钰急了,望向皇后,希望她能帮自己解围,皇后侧目掩耳,装作视而不见。

陈太医趁着沈凌拓没朝他问话,悄咪咪隐身到屏风旁“王公公,你也在这?

王士权将手放在嘴唇上,嘘了一声,示意他别说话,陈太医了然。

虚竹进门叩首行礼“奴才参见皇上,皇后娘娘,逍遥王。

眼神不自觉偷瞄着沈祀钰,直觉告诉他,王爷可能又闯祸了。

沈凌拓冷笑一声,虚竹慌忙低下头去“逍遥王感染风寒,你这个贴身小厮怎么照顾的?

虚竹心里咯噔一下,暗暗咬牙解释“皇上恕罪,可能,可能是前些天晚间温度骤降,王爷起夜时奴才没照顾好王爷。

上位者与生俱来的威仪让虚竹感到芒刺在背,身子立马绷成一条线,瞬间惊慌起来,额头赫然沁出细密的冷汗“皇上恕罪,奴才该死。

“皇兄,是臣弟贪食,不关虚竹的事,他一介奴才,还能管主子的事不成,要罚就发臣弟吧。

沈祀钰叹了口气,坐过去拉住沈凌拓的手,歪头在皇后耳边低语“皇嫂你也坏。

皇后这帽子似乎比封后那日的凤冠还要重。

“皇弟,你太胡闹了。

“是是是。沈祀钰赶紧拿头蹭他,嘴里讨好着“皇弟知错,皇兄别生气了。

沈凌拓满脸无奈,满腔的怒火瞬间消散,指尖戳着他的头“看来我得找个人管着你,省的你胡来。

“别啊,皇兄,臣弟都知错了。沈祀钰晃着沈凌拓的手臂撒娇“皇兄~皇兄~臣弟不要张家女!

沈凌拓扶额,既是生气也是无奈,他这个皇弟,谁爱要谁要。

沈凌拓摆手驱散了宫人,室内的瞬间清爽了不少,摆着兄长的姿态,语重心长道

“皇弟,皇兄觉得,张家小姐是个好的,不喜欢,娶回家当正妻也好,侧妃也罢,总比皇弟你榻侧无人的好,时间一长,说不定就生出感情了,过后在怀有身孕,人生也算是可以了。

沈祀钰叹了口气,越发的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他早该知道,今天这顿饭就是个鸿门宴,就不该心软王士权,答应他来。

心里不断腹诽皇兄早晨莫不是贪杯了,怎得尽说些胡话

指尖绕着狐狸毛打圈圈,闹得狐狸翻着肚子呼呼大睡。

沈祀钰心思全然不在这,心里想着该怎么逃离才好,面上却不显

“皇兄,臣弟不愿,哼!想来皇兄是容不下我了,硬要臣弟娶妻,还不如让臣弟寻父皇母后罢了。

“你……沈凌拓似乎有些恼火,抿着唇,握手成拳重重敲击着桌面,发出“咚咚咚的声响。

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样子,皇后叹了口气,也是苦恼着该怎么办。

沈祀钰夹了一块鱼肉,细心的将刺挑干净,喂了狐狸一口,抬眼望了一眼沈凌拓,也给他夹了块鱼肉

“皇兄你也吃,臣弟记着你最喜欢吃鱼肉的。

沈凌拓气他用喂过狐狸的筷子给自己夹肉,愤怒的将碗挪开“你起开!不吃!气饱了!

沈祀钰努嘴耸肩,丝毫不在乎沈凌拓的态度,又将鱼肉放在了自己的盘子上。

“你到底要不要成婚?

沈祀钰放下筷子,颇为无奈的看着沈凌拓“不成,不爱成也不想成。

对于他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沈凌拓气坏了,指着他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皇后赶紧给他抚气“皇上息怒,龙体要紧。

外面的温度骤然下降,一整冷冽的风吹来,半开的窗子猛地打开,吹动了贴着的红色窗花。

沈祀钰脑子里电光火石间涌上一个荒唐的想法,嘴巴不受控制的说了出来“皇兄,臣弟不举。

沈凌拓瞪大了眼,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你说什么?!!!

沈祀钰眼神躲闪不敢去看他,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在心底低骂自己一声,但话已说出口,断然没有撤回的可能。

转瞬间又想到说不定皇兄看在自己不举的份上,不再管控自己的婚事,于是咬牙再次重复“皇兄,臣弟不举。

“不举!!沈凌拓声音猛地增大,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险些昏倒过去。

皇后紧捂着嘴,愣住了,回过神来着急的用力拽住沈凌拓,低声制止他

“低声些,唤那么大声作甚,难道你想让整个皇宫都听见吗?

沈凌拓怔怔的望着沈祀钰,皇弟这是上辈子造了什么苍天大孽,生在皇家还能不举?

小说《贴身暗卫,太过放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优质全文阅读贴身暗卫,太过放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