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狂风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坏怂

>

坏怂

森雨一 著

俞甜 孙沁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坏怂》,由网络作家“森雨一”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孙沁俞甜,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美人若非阿妈所养,岂是桃树所生。在那片贫瘠到没有奶水的沙漠腹地,连骆驼都放着羊屁,有片小小绿洲存着一颗尚未崩坏的心。最不可思议的是我跟孤独安居在同一座城市,有时候我觉得我将身子伸出窗外了,又或许是外面的风景钻进我的小屋里了。不用你踮起脚尖眺望的远方会化作尘埃如晨光洒下。...

来源:fqxs   主角: 孙沁俞甜   更新: 2024-01-17 22: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孙沁俞甜是都市小说《坏怂》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森雨一”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聆听我们彼此间的沉默,那是比包裹着尖叫的雷雨更震撼的声——森雨一列车进了大站,西安十三朝古都其实我来过一次,上小学的前一年,四岁半,我是五岁半上的小学,比同龄人要早一点,因为记忆力非常好,据奶奶回忆,我在不满一岁就会喊妈妈爸爸,很快在大家逗弄下就学会了一堆简短的单词,那些叔叔伯伯最喜欢教我一些骂人话,“蟆鼻”,“轧头子”,他们听完就会哈哈大笑,要不是我妈当时阻拦,我的脸估计要被胡子扎成...

坏怂第2章 佳人在线免费阅读

聆听我们彼此间的沉默 , 那是比包裹着尖叫的雷雨更震撼的声 —— 森雨一

列车进了大站,西安。十三朝古都。

其实我来过一次,上小学的前一年,四岁半,我是五岁半上的小学,比同龄人要早一点,因为记忆力非常好,据奶奶回忆,我在不满一岁就会喊妈妈爸爸,很快在大家逗弄下就学会了一堆简短的单词,那些叔叔伯伯最喜欢教我一些骂人话,“蟆鼻,“轧头子,他们听完就会哈哈大笑,要不是我妈当时阻拦,我的脸估计要被胡子扎成麻子坑。我的婶婶跟我妈关系很不好,跟我的出生有关系,因为我先出生,所以太受宠,招大家喜欢就让婶婶产生了嫉妒心,她也是同年生下了我的堂弟。说起我的婶婶,她跟我二叔在技校的时候就恋爱了,流产了两次,后来千辛万苦终于保住了这个堂弟,仓促婚礼,偏偏跟我同年出生晚我三个月,我妈说最早冲突是大家抱我玩时候,她忽然恶作剧在我耳边大叫吓哭我,我妈就为此跟她吵起来,大家都说开玩笑的算了。后来有一次我妈在烧牛奶时候,她忽然也要给堂弟烧,我妈说马上就好,她趁我妈抱我时候把奶锅直接扔了,两个女人差点打起来。奶奶跟婶婶相处的久认识也早,所以会偏袒她,她要求奶奶帮她在她上班时候带堂弟,我妈没办法就找了绳子将我绑在背后,上班时候就让同事轮流帮忙照看,后面实在忙不过来,电力检修期间就把我送到一四三团农场的外婆家,我为什么不喊姥姥,姥爷,北方人是这么喊,我的外婆外公是南方人,外婆是广东人,外公是上海人,“阿婆姆妈娘娘舅公舅婆度爸爸经常情景模式切换一下。外婆是个狠人,用羊皮给我当床垫,羊奶牛奶牛初乳现挤投喂,据说当时我又黑又胖,头发疯长。几个月后,奶奶撑不住了,怕以后跟长子长孙不亲,强行把我接回去了,那段日子往后,我坐稳了铁王座,不可思议的是我的记忆自三岁起一直清晰如斯,我想我曾经是做过坏怂的,那时候我喜欢跟着一些小区姐姐妇女去女澡堂女厕所,对她们恶作剧,被笑骂就逃跑,一路上自己走回家跌进两次窨井,运气不错,自己又顺着梯子爬上来,据目击者称这一场景十分诡异,先是看我忽然消失了,过不久浑身脏兮兮又忽然出现,挖着鼻孔大哭起来,头上三个大包,从此大家为了我跟我爷爷一起找块大石头把窨井盖封了。我想表达什么呢,这算不算坏小孩遭报应,我四岁时候经常欺负堂弟,玩具坏了我先大哭诬陷他,吃完巧克力把锡纸包上豆沙骗他吃,他睡着我把油泼辣子涂在他鼻孔跟嘴巴上,那次他真的受罪了,却被误会是他想尝试吃辣有冒险精神。

我跟我妈八九年没见了,八岁离婚,如今我走的更远了是不是更远了?

是我太坏的业报吗?

题外话扯太远了,记忆力太强就是这样讨厌,即使你格式掉了画面,仍然无法清理你的感受,错综复杂的质变,我必须慢慢找出哪个环节跟零件坏了。

四岁半,四岁半,来过西安。

那次是奶奶离退休单位组织的一次老工友旅行,绿皮车上就我一个小崽子,老家伙们恨不得玩死我,我奶奶独自带我出来,我爷爷是个装逼浪子,一天除了跟我能说三句话,其余时间就是拆半导体拆手表拆刮胡刀,他年轻时候一人一匹马一袋馕(不懂的请当作大饼)一壶酒从北泉一路浪到和田五个泉子去看他的青梅竹马,送把梳子换顿饺子,这个秘密只有我知道,因为他拒绝跟其他人沟通,他藏的钱我都能找到换来他对我的尊重,临走前他塞给我六百块钱加一把零钱的时候我很想冲动一下打听他跟那个姑娘为什么没结果,真相是什么,但是看他忽然又僵硬的成为树人后我叹了叹气没有开口,最起码,此刻他的魂没有坚守岗位。可能,我离开后这个悬念就真的成了悬念。他在跟奶奶生完最后一个孩子以后就分房睡觉,不再说话,不再一起吃饭,儿女也是一样,我是唯一的同框传声筒,想必以后他更孤独了。

列车上有三大酷刑,第一“胡辣汤胡辣汤xxx,记不住那个老东西的名字我就得被脸上用纸贴张胡子,我记忆不错逃过去不少,但是我一次都不想贴,因为那个纸是tmd口水黏的,第二“一抓金二抓银三抓不孝子孙成富人,这个属于变相被恋童猥亵揉捏,第三是我最怕的“拔萝卜,我怀疑我没长到两米进cba就是那时候脑袋被提的停止生长了。牺牲一点也没什么,每个老头老太都会给我一个好吃的零食,他们会攀比一样的让我当众回答谁对我最好,我抓住的核心诀窍就是给我零食的都好,于是我说阿絮奶奶对我不好,她没给我东西吃,那个奶奶当时无比尴尬,迅速去买了一只盐焗大鸡腿给我吃,哈哈,我还是很上道的,她也是。

大雁塔附近,我们住的是一家老太太经营的旅馆,她对我印象很好,说要留我在那里当孙子,我嘴也很甜的喊她时髦奶奶,她给我额头点了个红点,那一刻我应该是红孩儿……

时髦奶奶姓什么我不知道也没概念,她孙女叫什么我也没印象,那个丫头出场就惊艳了我一个童年,丢给我一个无法删的掉的脑内木马,或者记忆里的癌细胞。

因为第一个美丽的雕版会强制刻在我的脑海,谁叫我的记忆力可怕,或者说选择性记忆可怕?

她虽然少了一颗门牙,但是她的虎牙非常俏皮,她的脸比和田玉更细腻,那双桃花一般的眼睛只要嘴角微微撇起就能传达出来一个像模像样既能回答又能提问的问题,微微翘的鼻尖让我感到幸福,她六岁了因为她上学了,那天,应该是学校放假,她穿着白色的衬衫,领口有小金线勾的珐琅纹,红色丝绒背带裙,裙口就象棉花糖,白色的连裤,那极致的杀伤力是脚上穿的戴一粒珍珠一朵十分十分小的花朵点缀的亮皮紫罗兰色玛丽珍。旁边老家伙们身上的花衬衫大裤衩相形见绌,我不屑一顾。

我知道如今的我未来的我都将钟情于于这种鞋,我花发时百花杀!

那一个多星期我是快活的,老家伙们组团去景区挨宰,我跟小姐们儿比谁能让小鸭子跟着走,实验鹅能不能从二楼飞到树上,兔子的屎豆豆是不是仙丹,我们甚至在她的美术画本上比谁画的鱼种类更多,最后我赢了,因为我多画了一只她都不知道的鱼,其实我也是博览大家的吹牛逼,模糊的记得他们说过有个鱼叫“双鱼。她觉得我特别牛,没上学都比她们老师厉害,让时髦奶奶把我的名字跟她的名字都写在那张一等奖画纸上,兴许这么多年过去早丢哪里去了吧。

离开前一天她请我吃了一碗她亲手剥的煮麦粒,我用电线编成了一个结婚戒指送她,因为时髦奶奶说让我长大开着大炮坦克车来娶她,这个戒指叫订婚戒指。出发前她鼻涕眼泪都流下来,嘴巴撅得漏出门牙的黑洞洞,一点也不美,我失望的大哭。她忽然拿着印章给我额头点了个很大的红点,哭着说“对不起,我再也不在你头上吐瓜子壳了,再也不骗你吃兔粑粑了,以后你来了我带你去我们班玩儿…

再见。

她的脸我忘了,她的声音我忘了,玛丽珍,紫罗兰色,漆皮,珍珠,小花,我悲催的成了某种恋物癖。

老哈萨在西安结束了旅程,准备下火车,我知道他腿不方便,行李也不算轻,他本来是没准备放行李架上,我既然放上去自然要帮他拿下来,我的头发已经长到接近锁骨,为了方便打理,我拿橡皮筋绑起来的,就在我抽出大行李箱准备扛在肩上时,橡皮筋忽然绷裂断开,头发遮住我的眼睛,视线受阻情况下,我一慌张没站稳,行李箱朝我的侧脸砸落,眼角余光我瞥见卫生原本对着窗外的头迅速后仰,身手矫健的膝盖弯曲,后跟倒蹬,迅捷灵动,假使他的左臂跟右臂能前后挥甩,左脚尖在点地的同时令他的嘴巴发出“啊哒哒的叫声,那一定是一幅李小龙经典动作特写,牛掰无比,说不定他很适合修炼截拳道,早点让他练成,以前就不会有人敢欺负他,卯不准,他能纵横四海?!也就不用这么费劲儿做我的兄弟?不,好朋友,普通朋友。我决定,以后还是叫他伟森吧,保险一点。

就在我灵感乍泻的走马灯结束之际,残酷的现实间不容发,那个箱子正势如破竹的砸向我俊俏的右脸,这一瞬,一只宽厚刚强的手掌挡在我面前,有力的接住了箱子,当时那只手离我的眼睛只有0.01公分,通过指节发达的汗毛,我认得这只手的主人是老哈萨,他露齿一笑,那颗银色的镶牙让我的内心小鹿乱撞……

虚惊一场,我拿过他的行李箱,毅然决定帮他拿下去送送他,临走,他拍拍我肩膀道“好朋友,我叫图什卡尔,就在回民街开饭店,来了给你做饭吃,我回道“我叫刈森雨,哪天找你玩!,他又扫了我微信,腼腆的笑着说“不认识你名字汉字,就备注一身雨叻!。我笑了笑,对他做了个非常酷的姿势,双膝微屈脚尖上挺外八,腰前倾,左手从头后绕过来食指贴在右眼皮,右手大拇指食指中指摆出手枪式样,枪头轻点眉骨,45度外甩,这是我跟一个沙湾县维族妹子迪娜学到手的,把我自己都帅哭了一笔,他哈哈大笑离去。

旁边准备上车的人儿们都停下来望向我,我知道我长得帅气皮肤好从来不长痘,但是她们三三两两的捂嘴偷笑还是有点尴尬,多半是女生比较含蓄,因为几个男生边笑边拍照,糗啊囧啊…

“青春美丽疙瘩痘,看你有没有!初中同桌鲁笑经常这样跟我炫耀,我那时的确天真的信了不长痘痘是不配拥有美丽的青春的,后来我发现那绝对是嫉妒造就的阴谋!

大站停的时间比较久,我慢悠悠的走回去,上车环视四周,那一批人走光了,现在来的都是跟我们一样终点汉口的学生,男女生都有,情侣也有几对,年轻的气息扑面而来,空气也好闻了,净化不止一个层次,夏天嘛各色长腿,包臀裙,a字裙,小热裤,肉丝,黑丝白丝,有朋克妆,红书lady,假素颜,cos风,眼花缭乱五光十色,应有尽有。我看了眼伟森,皱了皱眉轻叹,他的脸不丑,拆开每个五官确实难看,这么组合起来反而很有意思,关键他那个鼻子,我知道周围青春靓丽的小姐姐让他情绪高昂,可是每次他一情难自已时鼻翼会不自觉的煽动外张,鼻孔就难以配合五官演戏和谐了,败笔,败笔,不是时光终结了青春,而是鼻子毁灭了青春的剧本……

伟森的表情开始淡定夹杂着一丝失落,我迅即理解,这是因为,我出现了。

就算不能秒杀这些莺莺燕燕,也能成为大多数少女的梦,186身高搭配宽肩细腰,干净秀气的脸虽然不阳刚但是眼睛细长内双,骨相棱角立体,头发浓密硬实,下唇总带着冷漠的骄傲,白色T恤全面我自己喷上“我不爱你,后面是“不会改变,黑色破洞牛仔裤被我剪成中裤,脚上一双人字拖,我自己都有点感动自己的腔调。

果不其然,本来叽叽喳喳的小女生都暂停,带着好奇部分窃窃私语。我还瞥见一戴眼镜男生把女朋友的头扳回去,同性的敌意,异性的好感,氛围微妙,很好,我会把握自己的优势面对今后独自流浪在人间的一切困难和孤苦。

就在我一边得意一边烦恼的时刻,两个尤物从天而降,她俩美得不相伯仲,左边女生显得更年幼点,中长直发,奶茶色,长得有点纯但是搭配她慵懒的唇形唇线再顺着下颚的弧线又勾画出来一点点欲,美的恰到好处。她穿着青色的又像衬衫又像旗袍的上衣,曲线尽显,奶白色的七分阔裙裤,要命的是白藕一般的玉足穿着玛丽珍结合乐福的豆豆鞋,金属小标是个轻奢品牌,她俩身高差不多168左右 。右边的女生是及肩中发,所以略显成熟,她的眼睛有点像桃花,微翘的瑶鼻,并不突兀的肉感下唇顺从她的眉眼,总有种熟悉的表达感,而且她是只有防晒霜的素颜,娇艳耐看。工装机车裙巴黎世家的薄袜,两只不同颜色的aj,嗯,lv的T恤。关键是,她好香。

让我想起,北方有佳人。

她俩没带行李,随身挎的小包,如果按号坐,她们就会被分配在我和伟森旁边各一个,貌似有点四人约会的即视感,我起身让她俩坐在我的位置上这样就不为难,我刚好去吃西安站买的茶叶蛋,左边女孩有点羞涩的说了声谢谢,我摆摆手离开。

狼吞虎咽塞进四个蛋忘记拿水噎的我够呛,蛋壳丢进垃圾桶后我点起烟,手里捏摸着打火机在四个指头间转玩,自从伟森告诉我这其实是孙沁送我的礼物后,我会习惯的摸摸它,就象是在揉她的头发。你还好吗,我的初恋。随之而来,俞甜的眼泪也落下来,豆大的冰雹,砸开我的心房,她是我唯一的盐水宝宝。

小说《坏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坏怂》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