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狂风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重生后,渣夫的疯批二叔非我不娶

>

重生后,渣夫的疯批二叔非我不娶

衍京墨 著

小说推荐 谢卿辞 魏锦姝

小说推荐《重生后,渣夫的疯批二叔非我不娶》,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魏锦姝谢卿辞,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衍京墨”,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双洁1v1宅斗,无心情爱魏锦姝,‘见色起意’谢二叔。】仇人想踩着她高升荣堂,也要问她这个死过一次的人答不答应。小娘伪善,继妹茶艺高超,再加个偏心渣爹和人面兽心的未婚夫,前世仇人排排坐,魏锦姝势必要让他们悔不当初。没曾想,前脚刚退婚,转眼就被渣男家二叔缠上。她知道今后的谢卿辞会成为大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最年轻的内阁首辅。位高权重,无人能敌。男人狼子野心,不是她能招惹的,今生她只想报仇,无心情爱。偏他步步紧逼,势必要将她娶回家。无人知晓,那日他回上京述职,于云山寺遇到她。姑娘跪佛堂,面神佛,盈盈杨柳腰,他却看着她生出了别样的念头。瞧着一副慈悲面,求得可是魏家人不得好死。那时他就想,这样表里不一,心狠手辣的姑娘合该他谢卿辞娶。后来她也确实够狠,说:“谢二叔不过是我向上爬的梯子,若是两相取舍,我必不会选你。”得,倒是他一颗心巴巴搭进去,恨不得求她给个名分了。–春日迟迟归,锦堂催卿嫁。–#这是一个见色起意,徐徐图之的夺婚故事#...

来源:fqxs   主角: 魏锦姝谢卿辞   更新: 2024-01-17 23:0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重生后,渣夫的疯批二叔非我不娶》,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魏锦姝谢卿辞,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衍京墨”,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魏锦姝抬手将被风吹散的发撩到耳后,转头看向秋思手中捧着的牌位,松木的牌位被擦得干净,上面写着魏氏主母柳梦洁之位。她的指尖划过那一行字,露出一个笑,娘,这一世,我绝不会再让任何人踩在咱们头上了。前世她娘不过才走了三年,魏仁照就迫不及待的把他那外室陈玉瑶迎入门。连带着的还有他的外室女,魏明珠,掌上明珠,...

重生后,渣夫的疯批二叔非我不娶第一章、小娘在线免费阅读

数九寒冬,天边下起纷纷扬扬的小雪,一片雾白,正是冷的时候。

魏锦姝手捧着汤婆子站在垂花门下,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大门。

腊月初二,宜嫁娶,还真是个好日子。

魏仁照当真宝贝他这个外室,就算是将她身份抹了,套了良籍,也不应该这样吹吹打打的招摇过市。

丫鬟秋思手捧着松木牌位,目露担忧的看向魏锦姝。

大娘子过世不过三年,主君转头就要娶新妇,为了娶那个女人,还将姑娘关了十日,真是狠心。

“姑娘,喜轿已经过了福喜街,马上就到府中了。

秋雨小跑进来朝着魏锦姝说了一句,她喘了两口气儿,伸出手搓了搓捂在耳朵上。

魏锦姝抬手将被风吹散的发撩到耳后,转头看向秋思手中捧着的牌位,松木的牌位被擦得干净,上面写着魏氏主母柳梦洁之位。

她的指尖划过那一行字,露出一个笑,娘,这一世,我绝不会再让任何人踩在咱们头上了。

前世她娘不过才走了三年,魏仁照就迫不及待的把他那外室陈玉瑶迎入门。

连带着的还有他的外室女,魏明珠,掌上明珠,可见他有多么疼爱这个女儿。

那时候她哭着闹着不肯让陈玉瑶入门,魏仁照发了狠把她关起来,直到陈玉瑶入门后才把她放出来。

再后来,陈玉瑶为了得到她手里的产业,日日对她嘘寒问暖,魏明珠也伏小做低,一副乖巧的样子,演了两年,才让她放下戒心。

她以为,她们不过是想要个堂堂正正的身份。

却不知道,她们想要的,是魏家嫡长女的名头,是她母亲留给她的万贯家财,更是她外祖父柳太师嫡亲孙女儿的身份。

这一切为的就是让魏明珠光明正大的嫁到顺昌侯府,嫁给她的丈夫。

而她那道貌岸然的丈夫谢琮礼,早就跟魏明珠有了夫妻之实,甚至在成婚一年后,打着妾室的名字,将她们二人的私生子塞到她名下,让她替他们养孩子。

直到被魏明珠沉湖时,她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愚蠢,一生都在为他人做嫁衣,就连母亲都是因陈玉瑶而死。

那湖水,当真是寒冷彻骨,比这冬日都要冷,也让她那跟被浆糊糊住的脑子清醒了过来。

吹打的声音将魏锦姝的思绪唤回,她收回手,看着一身红衣的魏仁照牵着女子走进来,他还有些纳闷,这门口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为了今天的好日子,他还特地请了同僚过来,难不成是在府中?

“恭喜父亲,贺喜父亲,只是父亲今日纳妾,为何却着了大红的衣裳?

姑娘的声音带着笑意,听不出什么太大的情绪起伏,魏仁照向前看去,跟魏锦姝对上视线,她就站在垂花门下,一身素白,像是奔丧一样。

“你出来做什么,今日是为父娶妻的日子,回你的院子去。

魏仁照最是看重脸面,刚刚听到魏锦姝的话就想呵斥她,但又怕院子里还有同僚在,惹了笑话,所以并未大声,只是皱眉驱赶。

魏锦姝走下台阶,秋思捧着牌位跟上,魏仁照看到那牌位,张嘴道“你拿你娘的牌位做什么?

“怎么,父亲纳妾,妾室跪我母亲的牌位,有错吗?

此时忽然吹来一阵风,将魏仁照身后妇人的盖头吹落,她头戴凤冠,面若桃李,怪不得能迷得魏仁照宠妾灭妻。

魏仁照听着她的话,伸手指着她“孽女!给我滚回你的院子去。

他已经压了许久的火,在刚刚那阵冷风吹来的时候,心中咯噔一下,顿时将这火气爆发出来。

天上的雪还在簌簌的下着,魏锦姝依旧是那副笑模样,她看着陈玉瑶不动于山的模样,缓缓开口“父亲,当初您为了让外祖父帮你引荐职位,可还记得在他面前发了什么誓吗?

她踱步走到魏仁照面前,一字一句说道“想来父亲是忘了,那女儿来帮父亲回忆回忆。

“您说此生魏家只会有我母亲一人,我和昌哥儿的身份永远都不会被动摇,而你,今生都不会续弦。

“怎么,如今这正六品修撰的位置才坐了不到一年,您转头就给忘了吗?

魏锦姝从秋思怀中拿过牌位捧在手中,魏仁照看到那牌位竟然觉得有几分慌乱。

他是穷秀才出身,走到如今的位置全仰仗柳家荣耀,可他又十分清楚,为了把陈玉瑶的身份扶正,他又对柳梦洁做了什么。

此时那牌位就那么明晃晃的在他眼前,就像是她冷眼看他一般,他伸手想要夺过去,便听到魏锦姝开口“若是父亲不想消息传到临安城,不想被舅舅知道你做的这些事。

姑娘顿了下,微微仰头“那么今日,只能是纳妾。

听她抬出柳家,魏仁照有些心虚,他之所以敢这样做,也是吃准了柳家不在上京,不然以柳庆江的暴脾气,魏仁照岂能称心如意?

“姝姝听话,让开,宾客还在里头,等今日事了再说这些,快让开。

魏仁照拉住陈玉瑶的手就要往里走,喜轿都进门这么久了,却连这垂花门都没过去,等人发现了,岂不是笑话?

他见魏锦姝态度强硬,只能软下声音,想着到底是有血缘关系,他都放低姿态了,魏锦姝难道还要不依不饶?

“大庆最重礼数,只要小娘跪了我母亲的牌位,我自会让开。

魏锦姝一口一个小娘,陈玉瑶的心中早就怨恨丛生,但她没有显露,毕竟她知道,要想进魏家的大门,魏锦姝这关最难。

所以才会在成婚前,怂恿魏仁照将魏锦舒关了起来。

“主君,我是继室,自是应该跪姐姐的牌位。

陈玉瑶上前一步就要跪下,魏仁照拦下她“要跪也该当正厅去,哪有在这里跪的道理?

侧门跪正妻,那是妾室的作派,进了大厅再跪,才是继室。

魏仁照最喜陈玉瑶这份贴心,如今见佳人受辱,对魏锦姝更加不喜,他也没了耐心去跟他磨,抬手吩咐身后的人去把魏锦姝拉开。

秋思和秋雨一左一右护住魏锦姝,听她镇定开口“不是继室跪正妻,而是妾室跪主母。

“礼之于正国也,犹衡之于轻重也;绳墨之于曲直也,规矩之于方圆也。

“父亲食君之禄,撰国之法,难道不清楚这个道理吗?若要我将事情掰碎了给您讲,您这脸面可就在各位叔伯面前丢尽了。

魏锦姝轻笑一声,只见不远处已经站了几位大人,虽然这些人与魏仁照关系不错,但他们当初可不知道他说的续弦,是这么来的。

当今天子,最是注重礼仪教养,要是被陛下知晓,他们私底下品行不端,与这样的人来往,岂不是连这头顶的乌纱帽都保不住了。

看着同僚眼中的鄙夷,魏仁照一阵脸红,抬手便要去打。

陈玉瑶赶忙伸手拦住,装作大度的直接跪下“妾身陈氏,拜见主母灵位。

一句话定下了身份,魏仁照满眼心疼,魏锦姝冷眼看着她,是个能忍的,也怪不得她前世眼瞎。

既然她要进门,那她就让她进,放在眼皮子底下关门打狗,可比放在外面好。

做完这一切,魏锦姝转身离开,她身形单薄,素衣随风飘荡,似是要隐入这漫天白雪之中,陈玉瑶看着她,低下了头。

小说《重生后,渣夫的疯批二叔非我不娶》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重生后,渣夫的疯批二叔非我不娶》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