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狂风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悬疑惊悚›逃出依姆堪

>

逃出依姆堪

戴比 著

多兰 悬疑惊悚 霍三娃

悬疑惊悚《逃出依姆堪》是作者““戴比”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多兰霍三娃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犯罪、悬疑、伦理。电影剧本同写,非网文,慎点!天寒地冻的边境线上,一群淘金客不约而同地来到河边浴场。他们的目的各自不同:有人为了金子,有人为了女人,有人为了复仇,还有人为了嘎腰子。众人贪嗔痴疑,以死相搏。螳螂捕蝉的最后,皆逃不脱堕入依母堪地狱的结局。...

来源:fqxs   主角: 多兰霍三娃   更新: 2024-01-18 22: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悬疑惊悚《逃出依姆堪》是作者“戴比”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多兰霍三娃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山崖上的乱石纷纷坠落,像是陨石雨撞击大地,淘金者们惊慌失措地四处奔逃。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灾变后,多兰的儿子躺在乱石之间,像是一朵鲜艳的花朵被无情的暴雨摧毁,浑身沾染了血的颜色。多兰抱起儿子那渐渐不再温暖的身体,双手哆嗦地试图擦去他天真无邪脸庞上的血迹,却始终擦之不去。这时,多兰的丈夫挤进了人群,他的眼...

逃出依姆堪第2章 若鞑河边的浴场在线免费阅读

雨雪天就快来了,一些收成不好的淘金人急于找到更多更高品质的矿石。他们鼓起勇气,穿过苍凉的若鞑河谷,一步步靠近了上游的禁区,那里是白山海——一个在盗采金矿区中声名显赫的团伙首领的势力范围。在险峻的岩壁下,他们发掘着命运,翻找着含金的希望。而多兰带着她的儿子也混在人群中,希望能有所收获。

在崎岖的石堆中,多兰的儿子找到一块闪烁着金光的矿石。小男孩欢欣鼓舞,将它高高举过头顶,朝着多兰开心地笑着,笑容中充满了孩子看待世界的纯粹和美好。

然而,这幸福的一刻被突如其来的灾难无情撕碎。“砰的一声震耳欲聋的放炮声,如同天怒人怨的雷鸣。山崖上的乱石纷纷坠落,像是陨石雨撞击大地,淘金者们惊慌失措地四处奔逃。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灾变后,多兰的儿子躺在乱石之间,像是一朵鲜艳的花朵被无情的暴雨摧毁,浑身沾染了血的颜色。多兰抱起儿子那渐渐不再温暖的身体,双手哆嗦地试图擦去他天真无邪脸庞上的血迹,却始终擦之不去。

这时,多兰的丈夫挤进了人群,他的眼神在看到那幕惨景后瞬间僵硬,仿佛一切活着的意义都被抽离了出去。“你怎么看孩子的?!你还我儿子!我打死你!悲怆与愤恨之下,他精神失控,对多兰拳打脚踢。

淘金者们用充满同情的目光注视着多兰,她仿佛一座雕塑,麻木地忍受着来自丈夫的愤怒与无能暴力。议论纷纷充斥在空气中“唉,真是太可怜了,这女人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个城里人,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男人!

“这都是白山海造的孽,他手下的人只为炸开山上的矿脉,完全不顾我们的生死。

多兰的眼神默默地凝视着儿子的遗体,嘴唇轻微颤动,她在喃喃自语,声音几乎听不见“白山海,白山海……那是对命运的无力控诉,也是对世界的深深恨意。在她心中,白山海不再只是一个名字,而是那夺走她一切的怨恨。

在落日的余晖中,多兰失魂落魄,默默地站在丈夫与冷酷的收账人身后。她那没有泪水的眼睛,似乎已经哭干,只剩下深邃的空洞,反映出心灵深处无尽的悲痛。

马家三个兄弟骑着马靠近,他们的坐骑驮载着行囊,已经结束了他们的淘金季。

收账人带着多兰和她的丈夫在河岸边等待着,当马家兄弟来到后,收账人的手臂陡然伸出,粗鲁地将多兰拖到了他们的面前。马老四瞥见多兰那失魂落魄的姿态,嘴角勾起了一抹扭曲的笑容。他掏出一根金条,递到收账人手中,收账人的牙齿咬在沉甸甸的金条上,证明这是一场无情的交易。

在这一刻,多兰缓缓地转过身,她的眼神穿透了丈夫那充满悔恨和不舍的目光,她眼中露出嘲笑和轻视,如同一柄锋利的匕首,深深刺入丈夫的心。丈夫无法承受那刻骨的凝视,只能羞愧地低下头。

收账人将金子塞进怀里,随后他拿出一张纸条,递给了多兰的丈夫,声音冷漠而不容置疑“帐清了啊。

在马老四的托举中,多兰被动地坐上了马背,在马老四的牵引下缓缓前行,朝着夕阳沉沦的地平线进发。

当夕阳沉入若鞑河的尽头,天边泛起最后一抹血红,多兰的影子被拉得长长的,与这个荒芜的世界融为一体,她正迈向一个未知的,但必然充满磨难的未来。

若鞑河的潺潺水声似乎是给夜晚的伴奏,河流的下游,那座远近闻名的浴场安静地矗立着。随着淘金季的尾声,那些历经沧桑的淘金客总会悄无声息地越过国境线,归来到这个他们视为避风港的地方。多年以来,这座由粗犷木头搭建的双层楼房,不仅成为了他们洗去一身疲惫的所在,也悄然变成了淘金人和收金人交易的黑市。

建筑外挂着一张宽大的毡布,上面用汉字与蒙文书写的“洗浴二字,在风中轻轻摇曳,仿佛在欢迎归人。门前,一辆颜色剥落的旧皮卡车静默地停在那里。马家兄弟们牵马走近浴场的马棚,他们的身影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疲惫。

呼格日的心事沉重如夜。他坐在女儿其其格的床边,深深的忧愁在他的目光中凝固。其其格熟睡的面容苍白,像是一朵未能在旭日中绽放的花。

最近不知怎么了,其其格的身体状况变得尤其的不好,她总是容易疲倦,胃口也变小了。呼格日带她去镇子上的医生那里看过两次,医生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说孩子有些阴虚,给开了些中药,吃了以后也不见好。想到冬天就快来了,淘金客们都回了家,到时也没什么人来浴场,干脆把门关了,带上其其格去市里的大医院瞧瞧。

忽然,楼下的砸门声惊扰了寂静,迫使他从思绪中抬起头。

门被推开,马家三兄弟出现在门口,他们的身后是默默跟随的多兰。

“老板,我们几个先泡个澡。再弄两间房,洗完了睡一觉明天再走。马老二的声音简单而直接。

呼格日点了点头,从墙上取下钥匙“楼上,紧里头两间。

随着一阵不协调的脚步声,几个人走进了浴场。呼格日目送他们上楼,却在最后与多兰不期而遇的眼神中,感到了一抹不同寻常的阴郁。那阴沉的目光似乎承载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在呼格日浴场的木质浴房中,暖意蒸腾,水汽朦胧。马家两兄弟赤着身子,毫不羞怯地步入了热气腾腾的浴室。只有马老四,他依旧穿着衣服,紧紧抱着怀中的革包,选择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

几个热气腾腾的浴客泡在木桶里,他们的皮肤在水中泛着健康的红光,看到新来者,立刻认出了他们的身份。

“呦,这不是马家兄弟几个吗?你们也回来了?其中一个浴客问道,声音在蒸汽中飘散。

“老四,脱了吧!没人偷你那金子!另一个浴客的笑声中带着几分戏谑。

浴室内回响着浴客们的哈哈大笑,但马老四只是斜着眼,脸上表情飘忽不定,仿佛那一切嘲笑都与他无关。他的沉默中带着狠劲,让那些人的笑声逐渐干涩,最终消散在密闭的空间里。浴客们识相地收起了笑容,将注意力重新转回到自己身上的污泥上。

与此同时,呼格日在浴室外的墙角蹲下身子,手中的电筒发出一道稳定的光束,照亮了排水沟。随着浴场的下水管缓缓流出最后一些水,他忍住恶心,从沟里捞出一个细密的筛网,把它在浑浊的水面上轻轻摇曳。

他耐心地清洗着筛网,直到里面的残渣都被洗净。呼格日拿起手电筒,光线汇聚在筛网中心,那里闪烁着微弱却分明的金色光芒。他的手指细细捻起一粒粒金砂,那是从浴客身上洗落的财富微粒。

在手电筒昏黄的光线下,呼格日的脸上浮现出难以抑制的喜悦,他的眼中闪烁着和金砂一样的光芒,这种光芒似乎很容易让人产生邪恶的念头。

小说《逃出依姆堪》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