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狂风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穿越女医与王爷密约

>

穿越女医与王爷密约

做梦的梦 著

古代言情 宫楚云 宫楚君

小说叫做《穿越女医与王爷密约》是“做梦的梦”的小说。内容精选:(穿越 空间 绝世名医 女强 男强 痞帅双重)一场车祸把覃茯苓带到了莲国时期遇上痞帅王爷宫楚君展开一系列的婚后恋爱原主竟是药王谷遗落在外的公主...

来源:fqxs   主角: 宫楚云宫楚君   更新: 2024-01-18 23:0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完整版古代言情《穿越女医与王爷密约》,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宫楚云宫楚君,由作者“做梦的梦”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船舱的桌子上放着一坛“女儿红”她倒了满满一碗,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就像是喝水一般喝点酒可以壮壮胆…她准备再跳回湖里试试运气,但凡有一丁点的机会她也要去尝试她不想留在这里,任由别人欺负,特别是有那种浪荡子的一个丈夫她还不如一头撞死以她在现代的酒量喝一碗酒对她来说就跟没喝一样她恍了一下神…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东西看了看周围…扯了一块布,把桌子上的几个“瓷碗”用布给包起来在周围找了找能带走的...

穿越女医与王爷密约第3章 昨夜之事还请王爷“保密”在线免费阅读

趁着事情没暴露发现之前,得想个法子让宫楚云写一封休书。

日后若事情给败露,也好有个护身符。

反正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人,往后估计也更指望不上。

就算是回不去,以后都要留在这儿,那也总得找个自己喜欢的人一起过日子。

昨天地上摔碎瓷碗的碎片还在一旁…

覃茯苓忽然眼睛一闪…

她毫不犹豫的捡起地上的瓷碗碎片往脸上划了一口。

…嘶…脸上火辣辣的疼。

脸上的血沾在瓷碗碎片上,血迹顺着脸上的划痕流了下来。

看着慎得慌。

宫楚君恰好在这个时候开门进来…

你是不是疯了…他大喊道。

飞快的一脚就把她手上的碎片踢了出去。

好好的一张脸弄成这鬼样子。

不过睡了一觉而已…怎么…就不想活了。

明明昨夜是自己送上门来,又不是本王强迫的你。

怎么现在又想着寻死…

早知如此…何必呢?

“要想死离本王的地盘远点,免得脏了地方,还得要本王的来收拾。

宫楚君用恶劣的语气冲着她说道。

煜王想多了…茯苓并没有想寻死,只是不…小心划伤了脸。

此刻…她倒还挺淡定。

说…昨晚是谁派你来勾引的本王。

勾引…听到这个词

覃茯苓的脸色“唰一下立马变红,气氛顿时变得异常尴尬。

她咽了咽口水…

吞吐解释,昨夜是…

是一个意外…我…我喝多了。

虽然真的是喝了酒的原因…但她还是有些心虚,毕竟是她误闯了他的寝室,还睡在了他的床上。

难怪会让他误会是故意要勾引。

说出去谁会相信这离谱的事儿,是个人都不会相信她没有居心不良。

堂堂煜王难道会缺女人…不可能说是他主动勾引的她吧!

多少女人排着队想嫁进煜王府的官家小姐多的是…说出去,谁会相信她不是意有所图,而是“意…外。

这种丢人的事若传了出去,遭殃的只是女人。

还能安然的在这年代混得下去才见了鬼。

估计怕是要拉去浸猪笼的,虽然宫楚君和宫楚云是堂兄弟,但是弟妹上了堂哥的床…

嘶…她倒吸一口凉气,简直不敢往下想…

只能划破自己的脸…逼着让宫楚云受不了她这副鬼样子,给她写休书。

那她或许还能有条活路。

宫楚君进门的时候看见她的手里还捏着划破脸的瓷片…

那个动作明显是她自己划的,却说是“不小心弄伤。

他搞不懂这个女人是有何用意…想搞什么幺蛾子。

煜王…我…有事相求…

覃茯苓语气柔弱说道然后“扑通一声…。

跪倒在地…

弟妹是有多大的事儿求本王…竟行如此大礼。

宫楚君话里话外带着调戏的语气。

得意的神情…翘着“二郎腿坐在床榻上。

昨夜之事…

脸色尴尬的覃茯苓像是说不出口,话还没说完,就停顿了一下。

还…请王爷替我“保密。

呵…他诡异一笑…

有胆量上本王的床,如今为何这般,本王甚是想不通。

他语气间带着嘲讽的意思。

把脸给划伤…难不成…是怕本王喜欢上你舍不得放你…

不敢…茯苓怎敢这般想。

喜欢煜王的美女车载斗量。

我这种平庸泛泛的长相怎会入得了煜王的法眼。

还在地上跪着的覃茯苓说完…头比之前更低了一些,不敢抬头看他,显出更像是求人的姿态。

算你还有自知之明。

看你现在这般模样…别说本王,就算是一般男人多看一眼都觉得辣眼睛…

这话说的真是毒辣,直冲人心窝子。

换作思想传统的女人…估计会想不通寻死。

还好她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比这更难听的话她也能接受。

言落…他起身径直往门口走去。

宫楚君走后。

啪…覃茯苓瘫坐在地,吸了一口凉气,心里这大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嘴里喃喃说道这位爷儿真是惹不起。

她摸了摸脸上的伤口,脸上不断传来滋滋的痛感…

为了一封休书,贴上自己的美貌,若她不会医术,那真是不值。

这点伤口对她来说倒不算个事儿,回去配一副药擦擦,过上一段时间脸上便会恢复,不会留疤,不然她也不敢随便在脸上乱划。

一个人的外在形象有多重要,这点事情她还是知道掂量的。

毕竟一个专业的整形大夫,这点自信心还是有。

莲城

马车在人群密集的道路上穿行,路上的行人欢声笑语萦绕耳畔,人人衣着鲜亮。

隔着道路向街对面望去,见几家店门口聚拢着不少人,都三五成群的议论着什么,显得兴趣盎然,颇为神秘。

若不是与宫楚君一同回府,她早就先要去逛一逛这个陌生又好奇的新世界。

从街面上看去有很多有趣又好玩的地儿。

覃茯苓坐在马车里…头时不时的往外探着看。

桃溪路是去往煜王府的必经之路。

街道两边有茶楼,酒馆,当铺,作坊,两旁的空地上还撑着不少几张大伞的小商贩在卖东西,街道向东西两边延伸,一直到城外较偏僻的街面。

街上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车送货的,热闹极了。

看着这些人的装束打扮,感觉还挺有趣的。

覃茯苓瞬间就忘了不开心的事儿,正好奇的东张西望。

煜王府

从外面就能看出是一座宽阔宏大的院落,门口的两个石狮子极其壮观。

距离着煜王府还有一段路程的时候,覃茯苓做的马车明显就慢了下来。

离宫楚君的车队隔了好一段,看着像是两队不同路的马车。

估计是覃茯苓的话他听了进去,怕府里的人看出两人一起回府,故意让马夫驾的慢些。

宫楚君下车后…命陈淮从他的马车里拿了一个盒子。

不知道放的是什么…但看着外表精致的盒子,里面的东西一定是贵重物品。

先去金玉楼…

宫楚君和陈淮说道。

金玉楼是宫家祖母的院落…宫楚君从小就和她特别亲,回府第一件事肯定是先去看望她。

不过像她这小人物平时有重要的事才会去金玉楼,一般时间不敢去打扰。

虽说原主的婚事是宫家祖母安排的,但是成婚后覃茯苓也很少能见到她,都是在自己的院落不敢乱走动。

这毕竟是煜王府,宫家虽很早就搬来,但到底是宫楚君的府邸。

说句难听的…宫泊启一家也算是寄人篱下。

加上宫楚云又不喜欢她,所以在煜王府覃茯苓的地位是极低。

煜王府很大…分了东南西北苑。

她凭着原主的记忆来到北苑…宫楚君一家都是在北苑居住。

而她被赶到北苑偏僻的青竹院,那里原本是拿来当储物间使用,宫楚云不待见她,就让她搬到那里去住。

少奶奶…你终于回来了,你这是去哪了。

春喜找了一夜都找不到少奶奶…

啊…你的脸,春喜这才反应过来覃茯苓脸上的伤。

少奶奶的脸是怎么受伤的…她忍不住伤心落泪,很是心疼的样子。

这日后若是恢复不过来…可怎么办,春喜一脸替她着急。

不碍事儿…这点小伤过几日就好了,覃茯苓笑着说道。

春喜是她嫁到煜王府后就一直跟在她身边的丫鬟,她憨厚老实,就是脸上有个黑印,是以前在厨房被烫伤留下的疤痕。

估计是嫌弃她的长相,所以在煜王府也没有哪个夫人愿意留她在房里伺候。

呜…春喜突然一惊的捂住嘴。

少奶奶…快走,可不能让二少爷看见你脸上的伤。

春喜使劲拉着她离开…

等等…宫楚云大概在屋里听见外面的动静…

覃茯苓身后传来的声音。

二少爷…少奶奶身体不舒服,就先回院了。

还没等覃茯苓说话,春喜这丫头就抢先说。

看着宫楚君往覃茯苓这边走。

春喜着急忙慌跑到前面挡住宫楚云,

二少爷…二少奶奶身子不适,您就不要为难她了。

覃茯苓是背对北苑,所以宫楚云没见着她的脸。

春喜这丫头还挺会护主的,不错。

哼…不舒服…

居然敢夜不归宿,名义上你还是宫家的二少奶奶,你要是敢在外面做了什么败坏宫家的名声,信不信爷立马休了你。

宫楚云怒斥说道。

覃茯苓听到宫楚云说要休了她…

立马转过身来…

你…你这脸…

这一转身,可把宫楚云吓的不轻。

他捂着嘴…像是见了什么怪物,连连后退。

这也不至于吧,不就是脸上多了一口子。

虽然原主平日里确实不好打扮,穿着朴素,但底子还是不错的。

她故意转过身说道…二爷要写休书便写吧。

看见她脸上那一道疤…宫楚云吓的倒退了两步,这个丑女人…我一定要休了你,你给我马上滚出宫家。

此时柳茹茵也从卧房跑到宫楚云身旁。

二爷…不要生气。她边说边轻拍着宫楚云的后背安慰。

姐姐这是怎么惹的二爷生气了。

啊…二爷。

柳茹茵看到她脸上的伤…像是见到鬼一般,这反应比刚刚那位的还大。

她一脸无辜…装模作样像是被吓到的样子躲在宫楚云的身后。

妹妹不用怕…姐姐我又不是死人。

装模作样谁不会,覃茯苓见人说人话,见鬼就说鬼话。

其实柳茹茵早就房里偷偷观察了外面的情况,半天才跑出来。

这是等热闹开场,便出来火上浇油,演她的戏码了。

难道她就一点不心虚,不怕被揭露她偷偷绑了覃茯苓扔进湖里的事儿。

这女人不禁会演戏,心思也不简单。

宫楚云还以为是被她脸上的伤吓到了柳茹茵。

转身抱住柳茹茵不断的安慰着。

这两位可真是天生一对…绝配阿。

覃茯苓暗道。

柳茹茵暗自说道…这个女人居然没死…还活着回来,白费老娘花了那么多银子。

她上下打量着覃茯苓…看到她脸上的伤,又开始装…

二爷,我害怕。

姐姐这…脸怕是恢复不了从前的面貌了,这可如何是好。

嘴上说着害怕…可还不忘刺激她的脸伤。

柳茹茵这番话一下点醒了宫楚君,若是让外人知道他娶了一个丑八怪,那还不得让人笑死。

宫楚云好面子,这种丢丑的事,一下就激中他那股冲动的猛劲。

你给爷等着…

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宫楚云就拿着写好的休书丢到她面前。

柳茹茵这把火浇的好,她还真怕万一宫楚云不敢忤逆宫家祖母,不会写休书休了她。

没成想…这休书,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白瞎她费尽心思划伤脸…

想到这儿…嘶…这脸上的伤就更疼。

小说《穿越女医与王爷密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