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狂风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完整阅读重生后侯门夫人假死嫁权王最新

>

完整阅读重生后侯门夫人假死嫁权王最新

礼午 著

穿越重生 蔺云婉 齐令珩

书荒的小伙伴们请注意!这里有一本由才华横溢的作家“礼午”创作的《重生后侯门夫人假死嫁权王最新》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融合了悬疑、爱情与刺激,绝对不容错过。本书的精彩内容:“这五个孩子你觉得怎么样?”眼前的场景,耳边的人声,十分真切。她神情恍惚,半晌才反应过来,她真的重生了。她回到了二十三岁这一年,嫁到武定侯府的第七年。眼前,正是她那好婆婆给她塞私生子的场景。上一世,她以为老夫人在帮她,于是她小心翼翼养娃多年,却不想这些不过是侯府一家的计谋。此次重生,她断不会再任人宰割!一招诈死后,她深陷火海,整个侯府都慌了。多年后,某侯爷意识恍惚,见谁都像他的原配夫人,直到那天,他亲眼见到了王府中那位雍容华贵的王妃和他原配夫人如同一个模子刻出。也是那一天,侯爷他彻底疯了……...

来源:cdlb   主角: 蔺云婉齐令珩   更新: 2023-09-12 09:2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蔺云婉齐令珩是穿越重生《重生后侯门夫人假死嫁权王最新》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萍叶进来帮她研墨,轻声问道:“夫人,您都好久没有像这样练过字了,您这几日一直在临摹《竹枝帖》,是不是想亲自教两位少爷写字?”要是前一世,蔺云婉还真是这么想的。可她没忘记,当她主动提出这个主意的时候,他们居然怀疑她是舍不得花银子为庆哥儿请老师!并非她夸大其词,从前她的字在内阁大臣面前都拿得出手。不过陆...

第7章

第七章

回了武定侯府,蔺云婉没有急着理事,而是拿出字帖,在窗前临摹。

一写就是三天。

萍叶进来帮她研墨,轻声问道“夫人,您都好久没有像这样练过字了,您这几日一直在临摹《竹枝帖》,是不是想亲自教两位少爷写字?

要是前一世,蔺云婉还真是这么想的。

可她没忘记,当她主动提出这个主意的时候,他们居然怀疑她是舍不得花银子为庆哥儿请老师!

并非她夸大其词,从前她的字在内阁大臣面前都拿得出手。

不过陆家侯爵之家,根本不懂得这些。

后来庆哥儿短短一个月,写字的功底突飞猛进,陆家的人才信了她是真心的。

“不是。

蔺云婉声音淡淡的。

她断不可能再教庆哥儿了。

萍叶松了一口气,狠狠出了一口恶气似的,道“庆少爷到现在都一直在老夫人那边住着,没来给您正儿八经请过安,品行也不端正,夫人不教他才好。

但是,陆长弓是无辜的。

萍叶很同情地说“若是能只教长弓少爷倒还好些,不论您有没有空见不见他,他每天都过来请安,可见是个孝顺懂事的。

又叹气道“府里肯定一视同仁,您怎么可能只教一位少爷呢?

蔺云婉只是说“这字帖就是为长弓准备的,他用得上的。

抄完了一篇赋,她停下笔低头审视自己现在写的字……前世一心打理武定侯府,竟把父亲和老师教的本事都忘了。

要是父亲看到她现在的字迹,只怕气得胡子都要吹起来。

真是生疏太多了!

可她前世生命的终点,却只有这些本事才真正属于她,谁也拿不走。

写到日落西山,与寿堂里派人过来传话“夫人,世子接了表姑娘回来,老夫人请您过去。

庆哥儿的生母葛宝儿,终于到陆家了!

蔺云婉放下笔,揉了揉泛酸的手腕,勾了勾唇角“知道了。

萍叶服侍主子换了一身衣裳。

心里其实愤愤不平,悄悄嘟哝着“什么表小姐,还敢耽误了夫人回门的事情,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蔺云婉去得迟了,与寿堂里已经相谈甚欢。

葛宝儿竟然坐在了老夫人身边,卫氏也在旁边和颜悦色,陆争流就更不用说,他虽然没有参与女眷的谈论,脸色却比平常温和愉悦多了。

“老夫人,大奶奶来了。

里面说话声戛然而止,葛宝儿连忙站起来,过来向蔺云婉行礼。

在外人眼里,她是从陆老夫人老家的镇子上过来远房亲戚,衣着打扮自然朴素清新,倩碧色的褙子下身材纤细,鬓边簪了两朵素白的小花,虽戴了白色面纱遮住了半张脸,可眨眼的时候,一双水润的杏眼,十分灵动。

出身乡野,却有清水出芙蓉之姿,性格看着也本分乖巧。

这样的女子,怎么会不讨喜呢?

莫说是陆老夫人和卫氏,就连蔺云婉前世也被骗了过去!

“宝儿,这是你大嫂子云婉。

陆老夫人牵着葛宝儿到蔺云婉跟前。

“宝儿见过大嫂。

葛宝儿行了礼,忍不住抬起头打量了蔺云婉一眼,忽然就怔住。

看得出来,蔺云婉来见她根本就没有刻意打扮过,素净庄重的一身衣裙,华贵却从细微之处透出来,如玉肌肤吹弹可破,乌发如墨如绸缎。

浑身上下,处处都是当家主母的气度,尤其那双眼睛,秾丽有威仪,真是摄人心魄!

蔺云婉也称呼了她一声“葛表妹。

葛宝儿心情复杂地低下头去。

陆争流明明说过,是陆家人逼着他娶的蔺云婉,因为蔺云婉出身好,管家管得好,陆家才离不得这个主母。

她理所当然地以为,蔺云婉应该貌若无盐,只是很懂得管家理事而已,她怎么会长得这般好看。

见葛宝儿出神,蔺云婉忽然犀利发问“表妹怎么戴着面纱?

卫氏仍旧不知情,也跟着说“快要入夏了,宝儿姑娘也不怕闷不过?

葛宝儿心里一慌。

当然是为了不让人起疑心。

庆哥儿虽然长得像陆争流多一些,嘴唇却更像她。

她初来乍到,本就有些胆怯,虽然提前想好了缘故,心里十分忐忑,不敢坦荡地回答。

“她脸上起了疹子,恐怕要一段日子才能好。云婉,这点小事你就别操心她的了。

陆老夫人精明,很快就主动出面替葛宝儿解围。

蔺云婉好像真的没疑心,很客气地说“葛表妹是客人,远道而来,我来迟本就怠慢了。关心她也是应该的。

陆老夫人紧跟着打趣着“既知道怠慢,那你还不快拿两匹尺头给你表妹做衣服穿。

“老夫人说的是,孙媳妇记下了。

一时间,小厅里的氛围竟然是十分和谐。

葛宝儿都暗暗松了口气。

“不过……蔺云婉看着葛宝儿的绣花鞋,说“葛表妹好像和世子一样,都喜欢如意云纹的料子。不巧,偏这种花样的尺头,我那里没有。

众人随着她的话,先去看葛宝儿的鞋,又去看陆争流的鞋。

葛宝儿想收起脚来,却来不及了!

不止是一模一样的花纹,细细看去,好像都是同一个人绣出来的。

卫氏根本没察觉出不妥,还笑着说“真是巧了!

说完觉得有些怪怪的,一个姑娘家和她儿子用一样的花纹……这个葛宝儿,难道是故意的!还真以为她是个乖的呢。卫氏对葛宝儿的印象急转直下。

陆老夫人脸色一变,陆争流也跟着心里一悚。

真是的,那么多鞋子不穿,偏要穿这样的?

葛宝儿知道自己坏了事,吓得脸色苍白,下意识看向了陆争流,但他根本没敢看她。

她很有种孤立无援的感觉。

“你那里没有这种料子,就算了。我这里还有很多沉香色的料子,虽然老气了些,但是她只在我这院子里穿也足够了。

陆老夫人说这话时,完全没有刚才的热情态度。

本来是为了帮孙子把戏做全,葛宝儿看着又真的像是个老实听话的,没想到居然是个绵里藏针的玩意儿。

也不用别人出手,这种东西她自己就容不下。

“是。

蔺云婉和顺地应了一声。

“不早了,都散了吧。

陆老夫人有些疲倦地把人打发了,还单独和蔺云婉说了一声“明早你过来一趟,两个孩子进府有段日子,也该正经读些书了,一起商量个章程出来。

态度和语气不知道比刚才慈和了多少。

“好。孙媳妇告退。

退出去后,她隐隐约约听到里面传来葛宝儿的哭声。

蔺云婉冷冷一笑。

能待在她眼皮子底下二十年,只等她死了就来占了当家主母的位置。

这种人怎么会没有野心呢?

而野心这种东西,和咳嗽一样最难藏住。

小说《重生后侯门夫人假死嫁权王最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完整阅读重生后侯门夫人假死嫁权王最新》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