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狂风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撩春全集小说

>

撩春全集小说

白苏月 著

古代言情 沈令仪 陆晏廷

精品古代言情《撩春》,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沈令仪陆晏廷,是作者大神“白苏月”出品的,简介如下:罪臣之女沈令仪用一碗合欢醉爬上了当朝首辅陆大人的床,做了他最宠爱的外室。陆晏廷为她抗旨拒婚,金山银山搬进别院只为美人一笑……一个个甜蜜陷阱让沈令仪死心塌地爱上陆晏廷,却发现对方娶她,不过是因为她和早已嫁人的公主有几分相似。“你当初接近我,不也只为了救你家人吗?”“就是以色侍人而已,掂量清楚自己的身份,因为奴,永远都是奴!”她终于认命,大著肚子站在山崖边:“陆大人,我不欠你了。”沈令仪从山崖跳下去后,首辅大人竟带着禁卫军在一夜之间踏平了两大王府,血流成河的那晚,上京城的后山灯火通明,陆晏廷在山脚守了足足七天七夜,却始终没有求来一个奇迹。再后来,街边和沈令仪有七分像的小女孩朝那熟悉的身影笑:“娘,买这个吧,爹爹也喜欢吃!”当天沈令仪住的院子被禁卫军围得水泄不通,当着那男人的面,沈令仪被陆晏廷禁锢在怀,可身下的小女人却轻笑讽刺:“怎么,陆大人也打算以色侍人?”【双洁+互撩+带球跑 追妻火葬场+破镜重圆】...

来源:tjtsjzddi   主角: 沈令仪陆晏廷   更新: 2023-09-12 11:2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潜力佳作《撩春》,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沈令仪陆晏廷,也是实力作者“白苏月”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小王氏是穆王的姨母,待他与自己的孩子一视同仁并无两般,穆王与孝帝年纪几乎相仿,在一众兄弟姐妹中,两人的感情也是最好的。所以成年以后穆王虽出宫择了府,却依然经常带着正妃和嫡女回宫探望太后娘娘小王氏,是以万宁郡主周玉瑛可以说是在太后的寝宫长大的。有一年太后命犯太岁,接连不顺,请了崇元寺的慧敬法师来做法,...

第10章

穆王周为庸与孝帝的关系并不一般,因为穆王的母妃王氏其实是当年先帝的结发之妻。然而王氏福薄,生穆王的时候小产血崩,没几日便撒手人寰了。

后来先帝迎娶了王氏的胞妹小王氏,次年初,小王氏生下麟儿,岁末,先帝登基,封小王氏为后,其子为太子。而那之后,失去母妃且还年幼的穆王就一直被养在小王氏的寝宫。

小王氏是穆王的姨母,待他与自己的孩子一视同仁并无两般,穆王与孝帝年纪几乎相仿,在一众兄弟姐妹中,两人的感情也是最好的。

所以成年以后穆王虽出宫择了府,却依然经常带着正妃和嫡女回宫探望太后娘娘小王氏,是以万宁郡主周玉瑛可以说是在太后的寝宫长大的。

有一年太后命犯太岁,接连不顺,请了崇元寺的慧敬法师来做法,慧敬大师算了八字,说唯有周玉瑛的命格可以替太后挡住邪祟血灾。

那一年,周玉瑛在太后寝宫住了整整一年,离宫之时,太后钦封她为万宁郡主,意为万事顺遂平安宁和,一时之间,穆王府更是风光无限。

所以万宁自幼就比旁的皇亲之后起点要高,她入后宫犹入无人之地,虽是郡主,身份地位却远比宫中那些不受宠的公主要金贵的多。

是以眼下被陆晏廷这般轻慢对待,万宁简直觉得是生生被人甩了一记响亮的耳光一般,颜面尽失。

“陆晏廷!此刻的万宁已有些气急败坏了,“你可知你在同谁说话!你……你为了个狗奴才,竟敢对本郡主如此无礼!

万宁不傻,她当然知道陆晏廷突然对自己发难是为了什么,她只是没想到,陆晏廷性子素来淡漠,周遭的人和事仿佛都入不了他的眼,可不知道为何,他竟会百般偏袒那个低贱的粗婢。

“那郡主以为,你那晚打的是谁的脸?陆晏廷说著抬头看了看黑漆漆的夜空,勾了一下唇角莫名地轻轻一笑,“郡主有没有觉得冷?

万宁一愣,完全没明白陆晏廷的意思。

陆晏廷好像也没指望她能听懂,只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万宁的肩道,“要变天了,郡主早些回府吧,待郡主想明白了就差人来通知下官一声,那卖身契,下官可以亲自去穆王府取。

万宁脸色顿时骤白,“你……竟然为了个贱婢……

可不等万宁把话说完,甬道后面便传来了丫鬟的急呼声。

“郡主,郡主!宫外有消息,王爷让您立刻回府。

“喊什么!万宁正愁满腹怒火没处撒,转身看到慌慌张张的随行丫鬟后,她反手就甩了人一个耳光,“不懂规矩的东西!

小丫鬟当场被打趴在地,陆晏廷低头看了那丫鬟一眼,却见她迅速地捂著脸蜷跪在万宁的脚边,唯唯诺诺地不敢出声。

陆晏廷敛眸的瞬间脸上的表情也阴沉了下来。

当时,沈令仪是不是也像今天这个小丫鬟一样,曾卑微又无奈地匍匐在万宁的脚边,只巴望着一次抬头恳求的机会?

……

那晚,万宁郡主几乎是憋著一肚子气回了穆王府,谁知她刚入府门,便看到自己的娘亲穆王妃正焦急地在前厅候着她。

时近戌时,寻常时分这个点穆王妃肯定已经就寝了,可这会儿她却依旧锦衣华服穿戴得齐整,脸上露著遮都遮不住的慌乱。

“你这孩子,怎么耽搁了这么久才回来!穆王妃一见女儿,便连连拉着她往府里走。

“娘,出了什么事儿?万宁这才察觉到不对劲。

穆王妃脚下步子未停,只分神问万宁,“今儿你在皇后娘娘的宫宴上可有觉出什么不同?

“什么不同?万宁反问,“就是吃酒看曲和闲聊,能有什么不同?

穆王妃闻言拧眉止了步,转头看着面前仪态明艳的女儿,突然罕见地板起脸轻斥道,“一会儿见着你爹的时候给我把皮收紧了,你爹问什么你就好好答,不要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惹你爹不痛快!

“爹又怎么了?可万宁还是没有把穆王妃的警告放在心上,甚至还不耐烦道,“他是不是又在养心殿那儿受了什么气?嗐,这有什么,明儿我一早就进宫去陪太后娘娘用早膳,我在太后娘娘面前的一句话,抵得过爹爹在……

“万宁!眼看女儿一脸洋洋得意的模样,穆王妃重重地甩开了她的手,厉声道,“你爹……此番摊上大事儿了,皇上昨日下令彻查南楚赈灾贪墨案,案子牵扯到了五殿下,你爹,这次怕是自身难保了!

万宁闻言瞪大了眼睛,忽觉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中竟诡异地夹杂着陆晏廷的声音——

“郡主有没有觉得冷,要变天了,待郡主想明白了就差人来通知下官一声……

翌日清晨,夕水街陆府。

陆晏廷刚起身,就有小厮敲开了他的房门。

陆晏廷让栖山去开门,不一会儿,栖山便拿着个长长的木盒子折回了身。

“什么东西?陆晏廷正在用膳,说话时连眼皮子都未抬一下。

“不知道啊。栖山摇头,双手将盒子递给陆晏廷,“外头说是穆王府差了他们府的大总管亲自送来的,东西送到人大总管还不肯走,非说要亲自交给您,好在前门机灵,说您昨儿吃了酒,今儿指不定什么时候起呢,大总管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

陆晏廷闻言用手中的筷子挑开了木盒盖子,拿出里面的薄纸看了一眼以后又放了回去,然后吩咐栖山把东西锁进暗柜中。

“爷,这是什么,这么金贵,还要放暗柜里?栖山不识字,接过盒子的时候忍不住好奇打开瞄了一眼。

陆晏廷也不阻止他,只淡淡地吩咐了他一句把东西收好,随即又问,“这两日我没去别院,那儿可有什么动静?

“动静?爷指什么?栖山仔细地把盒子放进暗柜,锁好以后转头反问陆晏廷。

陆晏廷喝了半勺粥,闻言抬头盯着栖山,“昨晚你不是帮我去取字帖了吗,你问我?

栖山挠挠头,眨眼想了想道,“别院那边没什么事儿啊,奴才拿了字帖就走了,奴才……哦对了!话说到这里,栖山突然猛地拍了一下大腿道,“奴才走的时候遇着知春姐姐,她问奴才,明儿能不能让沈姑娘出个门?

“出门?陆晏廷好奇地挑了眉,“她想要去哪里?

“那奴才哪儿知道。栖山耸了耸肩。

“你怎么回的?陆晏廷若有所思。

栖山“嘿嘿一笑,“奴才说了,我们爷可不是什么拘着人的恶主,姑娘要出门便出呗,爷铁定不会不允许的。

陆晏廷闻言手一抖,半满的热粥直接晃出了瓷碗口。

小说《撩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撩春全集小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