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狂风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大明第一暴君全集

>

大明第一暴君全集

朱祁钰 著

小说推荐 朱祁钰 王诚

《大明第一暴君》这本小说是作者“朱祁钰”的力作,主角是朱祁钰王诚。它讲述了一个令人着迷的故事,其中充满了紧张刺激的情节。本书的精彩内容:景泰八年,夺门前夜,垂危的景泰帝忽然坐起来,一个耳光扇在穿着龙袍再次君临天下的朱祁镇脸上!大明立国不足百年,太祖仙逝五十年,太宗故去三十年,天下竟已经糜烂至此。吾朱祁钰,誓要涤清大明,荡清天下!还天下一个公道!还世人一个公平!......

来源:tjtsjzddi   主角: 朱祁钰王诚   更新: 2023-09-12 11: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朱祁钰王诚的小说推荐《大明第一暴君》,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朱祁钰”,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放肆!”王文厉吼:“如今天下承平,海晏河清,苗乱不过癣疥之疾,纤芥之患,何劳陛下亲征?诸卿!你们忘了土木堡之变了吗?忘了瓦剌兵围北京城了吗?难道你们要倾覆大明之天下?”“陛下!请陛下万勿听臣之良言,绝不可轻易离京!臣请陛下诛杀劝您出征之人!此乃祸乱天下之言,臣请陛下一概诛其九族!”王文是在给朱祁钰递梯子,绝对不能出京,出京就是死路一条朱祁钰不知道吗?问题是牛吹出去了,如果怂...

第38章

范广咬了咬牙,跪下接剑。

于谦依旧面无表情,仿佛对朱祁钰充满了不屑。

群臣沸反盈天,商辂率先跪下,高呼道“我大明从不因言获罪,陛下岂能因言论而杀人?

何况于少傅乃我朝社稷重臣,中流砥柱,岂能因一言而获罪?

还请陛下看在于少傅往日的功劳上,网开一面,宽恕于少傅!

文官高声齐呼,若一定杀于谦,文官会怎么样?

“皇爷!

舒良满脸着急,京营在于谦手里啊,太上皇还活着,若他现在就拥立太上皇,陛下又该如何自处?

朱祁钰这口气哽在喉咙里,出不来!

朕是天子?还是于谦是天子?

朕是皇帝?还是文官是皇帝?

这天下究竟是姓朱,还是姓儒?

宫门被攻破,朕处于危难之间,你们不来!

朕被叛军的箭顶在喉咙上,你们姗姗来迟!

朕要处置谋反逆臣,你们处处为其辩护!

朕杀了几个人便骂朕暴戾!

好,这些都朕都忍了,如今到了分配利益的时候了,朕只要一点点利益,任命范广一个团营指挥使,你们居然连这都不答应!

吃苦受累的是朕,结果却什么都得不到!

当朕是什么?玩物吗?

朕要杀人,你们就跪下求朕宽恕,到底是朕宽恕你们,还是你们宽恕朕啊!

若朕多说一句话,是不是会被废立?变成戾王?

“哈哈哈!

“于少傅此言有理啊!

“于少傅每一次说话,都字字珠玑,发人深省!想当年,朕刚继位之时,于少傅告诉朕,天位已定,不复有他,劝朕奉迎太上皇回朝,若彼怀诈,吾有辞也!你要说的话呢?朕听你的!请太上皇回来!朕听你的,把他荣养在南宫!朕听你的,改建京营为十团营!

“朕都听了你的了!结果呢?太上皇率兵攻破奉先殿,差点要了朕的命!朕听你的,十团营调不出兵来勤王救驾!朕听你的,是不是要把皇位让给太上皇坐啊!

“朕问你,你的话呢?是帮着太上皇辩解吗?告诉朕,朕看错了,造反的不是太上皇,是石亨!石亨已经伏诛,这件事就过去吧!对,朕又听了!于谦,你告诉朕,朕敢不听吗?

“呵!现在你又让朕调郭登、刘安等人入京,朕不调,可以吗?于谦!你要做曹操不成?

“范广!杀了他!朕看谁敢阻拦,拦者死!

朱祁钰眸中寒光闪烁,好,你让朕做傀儡,朕偏不做,大不了朕去死!

范广持天子剑走下台阶,看着如青松般挺拔的于谦,眼中闪过不忍,但他是纯臣,必须执行皇帝之命。

商辂本不愿意出头,但作为内阁里的独苗,只能咬牙带头“于少傅绝无逾举之迹,千仞无枝,对陛下忠心不二,求陛下开恩!

群臣集体叩首开恩,如山呼海啸,御史王竑、杨瑄等人高呼求情。甚至连一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礼部尚书胡濙都发声为于谦求情。更可怕的是,连勋贵也站出来为于谦求情,仿佛一瞬间,朱祁钰众叛亲离,大好局面彻底崩坏。

舒良也心急如焚“皇爷息怒啊,于少傅起码心怀大明,不至于带兵反叛。若真杀了于少傅,谁来执掌京营?若换个太上皇的人,后果不堪设想……皇爷,奴婢的狗命不值钱,您是先帝亲子,大明皇帝,不能用瓷器碰瓦罐啊皇爷。且再忍一时,等奴婢掌控了东厂,皇爷想杀谁,奴婢就为皇爷杀谁,绝不让皇爷再受委屈!

朱祁钰目光阴冷至极,看看,这才是大明的顶梁柱,朕有没有无所谓,换了谁当皇帝也无所谓,大明唯独不能缺了于谦!朱祁钰攥上拳头又松开,吐出一口浊气,刚要借坡下驴。

但是,于谦却慢慢开口,古井无波“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臣于谦对大明问心无愧,日月可鉴,臣有负先帝圣恩,先走一步,去向先帝请罪!

说完,他用脖子去撞范广手里的剑,坦然去死。

朱祁钰脸色瞬变。

于谦自戕,一下子就把朱祁钰放在火上烤了!本来群臣给他搭好梯子,他借坡下驴,皆大欢喜。可于谦非要去死,等于把台阶撤了,让他悬空了。他乃皇帝,若这时自己打自己的脸,以后还有什么威望统治天下?倘若真让于谦撞死在天子剑下,天下人谁还服他朱祁钰?

“于谦!朱祁钰眼眸喷火,玩崩了!真玩崩了!于谦若真死了,天下人能喷死他!何况朱祁镇还活着呢,群臣完全可以奉迎太上皇为帝,废了他朱祁钰,别忘了,他有个致命弱点,没有儿子!

他和历史上朱祁镇的情况截然相反,朱祁镇打破宫门先弄死了他,然后名正言顺复辟登基,先帝只有两个儿子,朱祁钰死了,就剩朱祁镇一根独苗,不是他登基还能有谁?而且他子嗣丰沛,不用担心继承人的问题,又当过皇帝,群臣捏着鼻子也就认了。

可他朱祁钰不行啊!他身体不好,还没儿子;太上皇又活着,儿子那么多;他想挣脱牢笼当人,可太上皇愿意当傀儡,简直和群臣一拍即合,若于谦真死了,他目前所有优势倾覆。

“少傅啊!你怎可离朕而去呢?朱祁钰崩溃大哭,从龙椅上踉跄下来,跑到于谦面前!

幸好,范广错开了剑锋,没伤到于谦,于谦还想再撞,却被冲下来的朱祁钰一把抱住,朱祁钰泪如雨下

“少傅啊!你不能吓唬朕啊!你难道忘了,朕那时还是郕王,瓦剌大军围困北京城,是朕与你挺身而出,救了这社稷;

“也是你,迎立朕,支持朕,朕与你君臣相宜,多年来配合默契,你怎么能因为朕一时之怒就想不开,难道你想陷朕于不义?

“少傅啊,看看你的白发,再看看朕的白发,我们两个人互相扶持多年,相偕同行,情深义重,朕可以失去任何人,唯独不能失去你啊!朕,朕……

朱祁钰泣不成声,心里腻味。

皇帝的颜面全没了,堂堂皇帝像个娘们一样哭泣,向臣子低头道歉认错,当朕是曹芳吗?

朕算什么皇帝,被天下臣民耻笑的皇帝!

若太祖在世,肯定一巴掌打死朕,骂朕是废物!

朕明白了,你于谦的心里只有自己的名声,生死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

朕在你眼里也可有可无,世间一切在你眼中都是虚幻。

你重视的只有自己的名声!

自己的身前身后名,朕明白了!

见于谦无碍,所有人的心放进了肚子,也有人满脸遗憾,于谦神情略微波动“陛下切莫失了人君之礼!

朱祁钰慢慢站起来,擦干眼泪,环顾众人,朗声道“少傅乃朕之肱骨,社稷之顶梁柱,朕得少傅辅佐,犹如太祖得中山王,太常卿,拟旨,于谦中刚正直,胸襟坦白,千仞无枝,国之栋梁,先有保卫北京之大功,又有救驾之泼天之功,赐爵钱塘伯,赐铁券、诰命,子孙世袭,与国同休。

于谦猛地瞪大眼睛!

皇帝不是感谢他,而是报复他啊!

他是文官啊,清流文官,从小读圣贤书,以读书人自傲,可皇帝偏偏要让他做勋贵,和那些他平素瞧不起的家伙站到一条战线上去,比杀了他都难受!

而且,他背后是天下读书人,岂能背叛自己阶级?

让他成为勋贵,彻底割裂和文官的关系!

让勋贵和文官狗咬狗,他坐在中间受夹板气,皇帝这招太损了!

小说《大明第一暴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大明第一暴君全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